自製賀年卡趕工一號
自若的冒險詩───
   
  幻想異聞錄
 

春天的陽光十分溫暖….

幻想異聞錄的第一部以春和景明的景象展開。時值盛夏時節。

第二部的幻想異聞錄世界已盛陽如熾。

 
原先承應B編輯和天罪學弟為幻想異聞錄為文推薦,沒想到遲至第二部出版時才動筆背書。
雖然是遲來的推薦,但是讀者諸君進入這個故事絕對不嫌晚,菲瑞克斯的原野永遠為冒險者打開。  


    作者與作品

幻想異聞錄的吟唱詩人「天罪」──七十年次的他在當初魔戒尚未風行的元祖奇幻社群中年紀輕輕,不過年資上卻算是前輩創作者。由他身上體現七年級的寫作冒險者發乎自然的故事節奏感:浸淫在動漫畫環境中,又恭逢網路盛事。以科技網路來發熱情幻文,他的輕鬆自若是許多五六年級的幻想寫手所不及,而其創作經驗又先於同齡寫手不少,將天罪定位為幻想故事界的「鳳雛」是一種猜測性的預言,也希望天罪和讀者們的支持能一起將這個預言變成承諾。 

天罪的幻想世界十分鮮明,在上一部故事中,騷動詩人修與俊美無儔的艾斯半推半就的旅行組合令人愉快。相信許多聰明的美少女讀者也猜到了,現實生活中,天罪的品貌與他筆下的艾斯十分神似。 

投射,是次世代寫作者和讀者的高度特色。

歡迎讀者對號入座。

  
□幻想的新顏色

進入幻想異聞錄的世界時,常會令人產生一種錯覺,以為在小路盡頭會遇見紫堂恭子明作中「邊境警備」中的銀髮神官。

兩部作品同樣洋溢著明朗風貌和幻想色彩。

這是幻想異聞錄的第一個主色。

在天罪經歷過幻想作家田中芳樹的微言大意、韓國奇幻「龍族」的文以載道後,他界定了第二個主色──富涵哲理。

兩個主色互相調和出一個全新的色彩。

趣味加哲理,或者說以趣味包裝哲理。

這是天罪的故事哲學。 

所以故事中人能夠輕輕鬆鬆的告訴讀者什麼是找人麻煩死不休的「虛罪擴張」。此外,艾斯的終局也讓人思索再三。

而少年故事的基調:緊湊的打鬥、炫麗的武器更是連篇連牘。

設定功力不慍不俗。

毒舌的讀者很抱歉,這是一本好看好讀的小說。

下雨的日子看,太陽也會露臉。

就像「菲瑞克斯」大陸的天空。 


□在奇幻創作圈的意義

若把少年風幻想小說定出兩維座標(如下圖): 


     
幻想
說理─+─輕鬆  
      熱血

無庸置疑的,「幻想異聞錄」處在一個絕佳的平衡點上。

以愉悅的心情深入哲思,美麗的幻想場景和「走劫」一類的武打設定並行。

在當今本土奇幻的幾個走向中,沉重的史詩奇幻(EPIC)是一主流,虛無的輕奇幻(言情風、虛幻氣較重。這個定義筆者在一場座談會中提出,現場有此類作品的游素蘭老師同意這個定義)也是一顯學,偏重豪血的幻武風又是一套法門。

天罪打得則是另一套套路,更接近日本奇幻「角色」小說的風格(例如電擊文庫小說,以角色為主的明快故事類型)。

讓讀者沒有負擔的進入幻想世界。 

98年開始在網路上展開創作,有豐富圖像設定的幻想異聞錄,沒有道理不成為本土「角色」小說發展上的優先座標。

幻想異聞錄的第二部中,天罪曾透露會有重要的發展。

這個「曾有過」艾斯的世界也將繼續發展下去。

「狂戰士少女」將領頭帶您進入故事。

也請讀者聽聽,天罪在輕鬆的敘事詩中又有什麼嚴肅道理要透露。

在你進入故事前,筆者贅言一句:『生動萬分,這是一部會向你走來的故事』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