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演講
  失落的魔戒 閃爍的童心
 
  三只魔戒給世上的精靈大君,

  七只魔戒給石廳中的矮人之王, 
  
  九只魔戒贈與終成土灰的必朽人類, 
  
  一枚魔戒留給萬黯中的魍魎之主... 

   Three Rings for the Elven-Kings under the sky.
 
   Seven for the Dwarf-lords in their halls of stone,

Nine for Mortal Men doomed to die,

 One for the Dark Lord on his dark throne

In the Lord of Mordor where the Shadows li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 陳約瑟(本文原載於明日書城 援護朱學恆新版魔戒用)
 
▓魔戒奇緣 由特製的海報說起
 
   秋天時,在報上見到一幅奇異的廣告﹔廣告上有個少年,端視著空無一物的手掌,掌中似乎失落了什麼。又過了些時日,瀏緬書店時,在PREMIERE電影雜誌上見到了同樣的少年海報,少年的掌上綻出了耀眼的光,畫面凝止在光閃的瞬刻,下一次再見到那張海報,少年掌上的光匯聚成一只指環,他以不可解的表情望著我,宛如置身畫框的蒙娜麗莎。最後,在影城的看板上,少年低下頭,凝視著穩穩在手的指環。
 
    這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宛如連環圖的少年海報,是二十世紀奇幻(Fantasy)文學的金字塔──魔戒(The Lord of Rings)的電影版特製海報。連張帶有神秘氣息的海報,娓娓昭告二十一世紀初將是奇幻故事擅場的年代。
 
 
▓欲知魔戒 不可不知奇幻
 
  魔戒是奇幻文類的鉅著,但何謂奇幻?
 
    奇幻的遠祖是中世紀的傳奇故事,時至今日,奇幻被用作故事、電玩、電影的題材,其最簡單的生理特徵便是搞魔法、使神劍、屠龍救公主順便打牙祭。雖在國外發揚多年,但國內仍是對此一知半解,文不成類。以至於幾年前聯經推出舊譯本《魔戒》時,還得假託為「西洋版的西遊記。」
 
     若要舉幾個觸目可及的奇幻實例﹔其中婦孺能聞便是在此類故事中非常好萊塢化的《哈利波特》﹔保持童書氣質的、連拍電影數集的「大魔域系列」、拔出石中劍的亞瑟王所組的「圓桌武士」﹔阿諾輕狂年少時所擔綱演出的鉅片《王者之劍》(這可能太早了,講得是穿著內褲的野蠻人耍大劍砍殺巫師的異世界社會事件),拿奇幻中常見的反派低能怪物當英雄主角的《史瑞克》等等。
 
 
▓在這個年代 奇幻是種民生現象
 
     有了對奇幻的基本認識後,就好像戴起了一幅有色眼鏡,也許您會驚奇的發現,週邊早就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奇幻媒體產品。二次大戰以來,由於民生及太空科技的勃興,科幻題材的電影、小說、漫畫曾一度主宰一般小男生在遇見小女生前的慘澹生活,乃至八九零年代,核子競爭結束,科幻的最主要命題之一的環保問題乏人問津,科學發展趨緩(我們暫時忽視網路與生化的進展)。人類不再對科學心存幻想,也不再畏懼核子零和。在越趨忙碌的工商互動、日見疏離的城市生活中,人們需要的是心靈解放,而非科技大躍進,因此講述樂土與浪漫冒險的奇幻堂而皇之的登入生活舞台。
 
     奇幻由各個角度侵入您的生活,音響放的塞爾特心靈音樂,往往不脫奇幻的想像命題,伴著音符、踏著精靈於青林中的步子,登入網路遊戲,馬上置身在全球千萬人共處的奇幻冒險世界中,虛擬人物正以利劍、魔法在線上殺伐,手裡一包宏碁與統一的「技術合作」的《龍族》飲料,轉到亞馬遜書店,搜索之下,動輒百萬銷售量的奇幻小說比比皆是,一下線,手裡端著以韓製奇幻遊戲《天堂》大發利市的Gameia公司的投資報告,逛上商店街,滿目不是英國的哈利波特,就是日本的《太空戰士》(Final Fantasy)。電視牆上是《庫洛魔法使》,電影看板是史恩康納萊獻聲的《魔龍傳奇(Dragon Heart)》。無一處不是《魔戒》的子孫輩。連宮崎駿的新作《神隱少女》的預告台詞:「在一座不可思議的市鎮裡」,都被譯成「在一座奇幻的城堡裡」。
 
     被層層包裝的奇幻並非飄忽靜謐的神想境地,而是在全球化下的媒體寵兒。
 
 
▓回頭講起魔戒小說
 
 
     不議論虛幻氛圍是否真會戕害青少年心理健康。回頭講起那部純真年代的冒險 創作《魔戒》。
 
  幾年前,由日本國民遊戲「勇者鬥惡龍(Dragon Quest)」緩緩啟頭的奇幻風潮,在日本、香港、韓國、台灣這條東亞商業鈕帶的青少年漸漸醞釀。相關的奇幻產品以遊戲、漫畫、卡通、小說的形式活躍。但當年金融風暴還未發生,全球化還未成形,聯經出版社打著文學名號出版的舊版《魔戒》(當時在文學品評有各種譯法,如魔戒之王),下不通遊戲青年,上不達閱讀大眾,是故慘遭滑鐵盧。
 
  將檢視閱讀市場的功夫留給書系製作人,焦點回歸《魔戒》這部作品本身。《魔戒》的原著小說乃牛津大學文獻學權威扥爾金(J.R.R.Tolkien)所著。他專研盎格魯.薩克遜的歷史語言,於1937年出版《哈本人歷險記》,在同事鼓勵下,於1954、5年出版《魔戒》。 
 
    「充滿了神奇和奇妙的世界...一部與眾不同、出色的作品。」當時的書評如是云。原書分三部出版,洋洋灑灑五十萬字史詩規模。故事老少咸宜,透過嚴謹的框架、坦率的語言講述一塊異世界如真似實的故事。主線是弱小的種族哈比人與欲奪回魔戒的黑暗魔君索倫展開角力,乃至精靈、矮人、人類、巫師、獸人等善惡勢力終不免絕一死戰。 
 
     這部以哈比人為核心的故事,當年曾被認定有暗諭時事的意味(魔君劫掠各邦象徵希特勒席捲歐洲,最後的哈比人於故鄉的「夏爾平亂」則被認為是寫戰後英國政界好比一場小鬧劇。),但扥爾金並非著眼此警世意味,而是貢獻字面所呈現的地土,雕築出一個具體的生活舞台,這也是他堅守的奇幻文學本色。時至今日,書評家乃認為魔戒真正要講述的是﹔一個平凡、弱小如哈比人者如何去對抗外在如魔君的巨大壓力、克服內心如魔戒的終極誘惑,完成人人得以行之的英雄歷程。 
 
    《魔戒》高居英國票選世紀百書榜榜首,是美國大學常見的教材,內容頗具深度和見地,扥爾金所虛構的這塊「中土」世界,從曆法到字典,相關資料十分充足。內容之完備完全不枉其文學鉅著的聲名。 
 
 
▓神奇的暢銷公式
 
     魔戒雖有極其正統的文學性格,其影響之深,亦替日後的商業奇幻小說(亦包含各類故事媒體)奠定一套不變的暢銷公式。大部分的奇幻故事皆遵循此一傳統﹔故事建構在一虛構的西洋中古世界,魔法與精靈遍佈大地,單純的少年由日常生活中被捲入善惡光明的巨大對抗中,少年加入由矮人、精靈、人類組成的混和冒險隊伍,遊走在這塊迷惘離奇的土地中,一面逃避黑暗勢力的威脅,一面激起各地各族反抗黑暗勢力的勇氣,最後善惡兩大勢力激戰疆場,於此同時,主角的冒險隊則深入魔王迷宮中,與魔王本尊展開光明與黑暗的死鬥單挑。
 
     以這樣一套基本主線運作脈絡,後起作者們成功的創造了許多在商業市場廣孚人望的鉅作,以歐美為例,如八零年代一度榮登紐約時報榜首的小說《龍槍編年史》,此一作品銷量也是數以百萬記,小說框架源自於紙上遊戲,後來成功的開拓了一個小說系列。而以領導遊樂器奇幻文化的日本為例,則有被日本類型族群奉為經典的小說《羅德島戰記》系列,產生了相關的遊戲以及動畫。這兩部作品,其基本的世界觀與魔戒中的「中土世界」所去不遠,亦依照相近主線推演劇情。
 
 
▓魔戒再次被推上商業舞台
 
     在九零年代以後,現今被視為電玩遊戲主流的「角色扮演遊戲(RPG;Rola Playing Game)」,普遍的以奇幻的世界觀擄獲全球青少年的想像,電視、電影、小說(有名者如《時間之輪(Whell of Time)》系列等)、音樂製作(從NewAge新世紀音樂到重金屬音樂)廣泛的講述此類題材,乃至哈利波特的語驚四座,奇幻這個早已存在,甚至一度依附在科幻小說(Science Fiction)底下,以廉價小說面目存在的文學傳統終於大鳴大放。因此愛好者、乃至於商人處心積慮的追本溯源,又將《魔戒》翻了出來。將經典之作《魔戒》隆重搬上好萊塢電影工業平台上生產輸出,應是這股奇幻風潮的高峰(或者是將來的十年全盛期的第一個高潮)。
 
 
▓講完小說 唱回電影
 
 
     仗著原作全球銷售量超過一億,《魔戒》當初甫一製作就昭告天下,要拍成一好萊塢新近流行的多部曲大卡司電影。三億美金的製作費,紐西蘭的全程外景,長達七年的製作時間,工作人員的日常用品運送貨車長達一公里,Weta、Digital Domain、Animal Logic等三家特效公司的傾力合作,也算不枉奇幻類型影迷的引景企盼,其分成三部曲的上映方式(其實三部曲已經一次拍完,卻要分次上映),寓教於樂的劇情,更有心對普遍的大眾進行奇幻洗禮,其實際的銷售戰果,將成為後續各種媒體的奇幻製作的道標。
 
 
▓商業風潮與反璞歸真的平衡點何在?
 
 
     在國內方面,奇幻的相關產品雖早隨著電玩介面充斥3C賣場,但奇幻文學仍是方興未艾,隨著這次《魔戒》電影大浪捲來,以及去年哈利波特戰果可觀,聯經公司又將過去折翼慘銷的舊作《魔戒》重新翻譯推出,配上電影封面,在各書店處處可見密集的行銷攻勢,雖是商業風潮的趁勢之作(除聯經外,還有高寶等出版社夾帶國外暢銷奇幻作品準備進場,以及本土「史詩奇幻」(Epic Fantasy)《殛天之翼》等),但此次新版的譯者朱學恆在與筆者的私下談話中曾提及,他是以有別於哈利波特的低年齡層商業趣味、秉持著奇幻文學愛好者的用心來翻譯魔戒的,他希望的是以非暢銷書的心情來詮釋《魔戒》,使《魔戒》影射現實、彰顯高貴勇氣的精神能平易近人的傳達出來。
 
     這段話使人思考到﹔這樣一部在商業契機下被推波助瀾的作品,中間隱含的一個深刻題辯:人們喜歡奇幻,乃是基於奇幻超脫俗世的不羈特質,但是傳播這種種想像境地的載具卻是層層疊疊、驅之以利的商業機制。商業與人本互為表裡、交相利用。嚴謹的廉價商業與號稱的人本思想,在《魔戒》身上,在這個新世紀的開端,顯得難捨難分、雌雄莫辨。
 
    「這是一則攸關生存與勇氣‧‧‧的故事」這段話是《魔戒》導演彼得.捷克森為魔戒所下的簡單定義,講的是《魔戒》中,藉由那枚強大而難馭的戒指所指涉的現實中常見的掙扎。眼望著以高成本精美製作出的深遂電影海報,影星伊利亞.伍德扮演的哈比人少年掌中那枚引發善惡交纏、辨証的魔戒,在現實世界中不也正激起商機和純真幻想的交相輸送,以電影票的形貌在人們掌中閃閃發光嗎?
 
 
《魔戒》電影暨小說的中文網站───路西法地獄
 http://www.lucifer.hoolan.org/Lucifer.htm
 
奇幻相關網站──邊陲之廳 奇幻文字工會
 http://www.iclubs.com.tw/writing/novel/wing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