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 原先載於醫院武士奇幻手記)

誰來紀實幻想文化的未來與現在


 
大樓絕壁的重壓使人們退縮到網域內,光鮮的騎樓街景是有欠阿爾發波的蕪廊,終於要因光纖的逐步履踐滲透大都會的地盤而真正化為人煙渺茫的廢墟。

  流通網線的電子訊號不過是零與壹的窸窣奔馳,卻儼然成為最後的烏托邦。
  我們希望、我們想像;
  我們嘻鬧、我們說理;
  我們言詞肯切、我們離經叛道。

讓喪卻的心靈重生為網路上那一道道既嚴肅又通俗的脈衝。挪借現實中的無奈,遷徒到網上成為組構伊甸的原石,戴著符碼面具扮演不假的真誠。

許多人試圖用文字況描自己心中的幻想,由腦部到指結;指結到螢幕;螢幕到線路;線路再回到螢幕;螢幕到眼目;再由眼目重奔回大腦。經過一次次的轉碼重摹,我們分享彼此的那一片幻境。修辭心地的落差造成邊緣解讀的歧異,但終究我們會像這個世界一般被連成一片。

今日文學不再壁壘分明,因為此番它有個再好不過的藉口:創作者藉〔多元〕自立門戶,佯稱市民性格為公民通病。各類文體輪廓盡失,打散後又復重新揪合,既混沌又分明的呈現在百八種文類中。而我們也佔據了百八種之一,喜悅的分食幻想這塊大餅,在幻想空間中鍵入多種思維來攻城掠地,享受重塑(述)已知世界的狂喜。

如同救世主的五餅二魚,由於電腦的墬生、網路的無遠狂拂,我們可以藉少量的文本創作來餵飽所有相信己心飢渴的靈魂。若我們不拿起筆來攻伐征戰,真是枉生能打字的雙手和極度盼望藉文字遠征的腦袋。

擺脫皮像,而以層出不窮的訊息贊(顫)嘆(探)為面目,我們突出根莖在網際大海落地生根,咨意的增殖,繁亂的光合作用。

閱讀和創作因為電腦訊號的流通,已由私房經歷轉在大眾天光底下。無論是創作者還是閱讀者,都能更快的面對彼此,我們在冷氣房中甚是單版乏味,卻在網上成為討喜的精靈,或者是易普生式的北歐戲虐野靈。現在,在線上發文,猶如痞子逛大街般的昭彰,而在網上讀文章,見到戀慕(目)者,也可以即刻鍵入自己的追逐。這是一條很即興的大道,乏味?怎麼可能,沒看到嗎?電腦病毒正在取代謀殺。走在這條大街上,你可以大快戀愛之樂,也可以在文本的陳列架上挑三撿四,幻想櫥窗裡從不似今日如此琳琅滿目,一家家的幻想精品店竊佔你的系統資源,商品堆滿你的硬碟空間,而你只要以虛空和時間來刷卡就可坐擁一切。

在這裡我們是英雄、舞者、吟遊詩人、走私客、販毒者、戀人、犯罪者和野心家。我們把百年間所有的面像一夕扮盡。細膩的品酌感傷俇喜和豪情浪漫。

誰來紀實幻想文化的未來與現在?...不辯自明的答案早預期了沒人作答。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