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題材的六種處理
 
   話題想定在『赤壁』等三國改編作品的奇正。

   三國膾炙人口的原因無它,正是三國演義的普及使然。任何一部三國改編作品,或多少都受到三國演義標準的檢視,擺脫三國演義的窠臼,有幾個途徑,

   一是往正史重新發掘,「阿~原來華雄人不是關羽殺的,喔-原來周瑜人不壞。什麼──孔明這個人挺保守的,沒什麼想像力」,這樣演義讀者就有點新奇的感受。


   那日本光榮公司的遊戲「三國志」代數之間便屢有適度朝正史微修正


   「三國志」系列可說是現在大多三國遊戲在市場意義上的濫觴。雖然光榮這塊遊戲號稱「三國志」,但如果由初期代數玩起,看劉氏人馬能力的囂張,孔明的「妖術」技能,南華老仙、于吉、左慈這些妖道的豋場,五代中形象引自「演義」的羌人首領「迷當大王」(正史作迷當),孟獲那個充滿奇獸、洞主的魔幻南蠻樂園,可知這塊遊戲是以「三國演義」為本。


   可是以演義為基礎的遊戲,為何卻叫做「三國志」呢?


   「湖海散人」羅貫中的「三國演義」以陳壽的正史「三國志」為基礎,經歷代修訂而成,其基本上是民間話本傳說的集成,故事戡定歷史範圍和元代『三國志平話』大約相同。


   不過『三國志平話』當時是以張飛為故事主角,大家讀到這想必有幾分震驚,那個橫眉豎目、無雙技血流成河(無雙技語出光榮「三國無雙」,知者知之)的莽張飛?

   其實有一派正史方向以為他寫得一手好字,這點在電影「赤壁」中也有表現,不過恐怕是為了表達莽漢卻端正寫字的趣味。

   他是個敬重知識的份子的實業家(屠戶),在演義忠也算有急智明是非,例如單刀立長板故佈疑陣、第六十三回「張翼德義釋嚴顏」。

   回到以演義為基礎的遊戲,卻叫做「三國志」這點上。

   我們現在手邊的定本「三國志通俗演義」係為毛宗崗父子訂本。


   有一種說法以為過去日本人分不清「三國志」、「三國志通俗演義」,仔細關照,「水滸傳」「三國演義」流通於日本的小康年代江戶時期,(水滸傳也催生了「里見八犬傳」的誕生),對日本庶民而言,「三國志」、「三國志通俗演義」的漢字標題,確實有可能像非玩家對「超級機器人大戰」、「超級機器人大戰EX」、「蝙蝠俠2」、「蝙蝠俠黑暗騎士」之間若有似無的差異「霧煞煞」一樣。


   進入知識經濟時代以來,通俗遊戲也必須朝正史作修正,當年「三國志」這款遊戲便有如此變化。

   如果就通俗觀點,那「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的廖化自然便是三國「B咖」之王,畢竟他是人數雖少但能力出色的蜀團隊一員,業已擠上一線作先鋒,遊戲中的智勇能力確實通通有個及格邊緣的六、七十,但是朝正史發掘以後,那個在博望坡和主將一塊逃、在逍遙津和大將一起衝的助理主持人李典,搖身一變為三國的模範副將,李典從一個能力平均不及格的魏國公務員,重新被發掘為一個儒將,正史魏書作「少好學,不樂兵事…博觀群書」,李典參數的政治力和智慧都大有增長,五代以後在能力上變得較廖化更為出色。

        除了李典之外,也多了三國演義中遺漏,出師表中卻讚為「性行均淑」的向寵。隨之向正史靠攏,遊戲中的戰將造型也慢慢的由民間戲曲的錦袍魚鱗甲轉變為丸首筒袖。

 

擺脫演義的方法之二是拼了──徹底架空,往想像的宇宙飛去,擺脫演義星球的重力。

         再以光榮公司為例,原先作成兩人格鬥遊戲,後來使用陽春套裝模再利用,無心插柳柳成蔭的「三國無雙」系列,銷售驚人,除了讓逝世交接的孫家三代夢幻同台外,已經進入了讓三國人物和日本戰國人物大打出手的化境,也就是「張飛殺岳飛」般無入而不自得的神想狀態。
所以日本動漫「一騎當千」周瑜孫策活生生成了豔麗女郎,也就不足為怪了。
 
   「三國無雙」遊戲把小喬設計成時下最流行的「羅莉」造型,「羅莉」語出納波科夫作品「羅莉塔」,該小說意旨是歐洲流亡者對養女的迷戀與設計圖謀,成為戀童的代名詞,經日人動漫宅男腐女文化的腔腸再消化後,一就流傳到台灣來作為可供意淫的大眼睛童顏女孩的代表性意相。
   對於這種次文化入侵,剛好可以和另一股「潮流」:名模商業風所誕生出來的林志玲版本的大型小喬作對照。

 
   對於流行的反映,我們可以由此聯想到三國改編方法之三是趨炎附勢。

   
隨著時代風氣的起伏,唐代以前以務實的魏公曹操為主角的三國故事,蘇東坡便盛讚自古以來用兵者莫如魏武(曹操),在封建時代風氣下便改以忠君愛國的皇叔劉備為主角,嘴裡說不要但不斷出走叛逃,背信鯨吞皇室劉璋、分化並奪佔劉表後人遺地,一面哭一面吃,這個賣鞋男劉備其實形跡可疑,史書也經常評論為梟雄。但因應時代需要也成了個忠黨愛國人士。

   在這個商業化、追求新奇的世代,通俗演義本來就反映著流俗。
 

   三國改編方法之四,是把既有的角色情節再發揮,角色重新詮釋變化之餘,最後進一步還讓三國迷進入時空,和英雄們爭強

   這個方法是純粹的技術問題,例如港人陳某的「火鳳燎原」,把既有的人物再發揮,故事中連環計策比起演義更是層出不窮,可以說是近代驚悚小說和美式肥皂劇的精神的活用,加上自己創設的角色和替既有的人物翻案,虛構的主角人物供今人投射,而重新詮釋的角色則供人玩味,利如演義中蠢的像美國足球哥隊長的呂布(其實呂布卻有幾分巧智),被連環計耍的團團轉,但在火鳳燎原中倒是擅使連環計。

   前幾年的龍狼傳則玩起時空跳躍,讓高中生主角掉了三國志時空中參予歷史,這看來和「尋秦記」類似。

   三國遊戲系列也多半可創設自創武將,大約迷三國久了,也會想參予史詩。
 

    三國改編方法之五,盡量忠於演義

   因為篇幅有限,這個方法顧名思義,各位只要看看大陸籌拍的歷史劇便可,暫且略過不表。
 


   三國改編方法之六,是填補三國未完成之想像。

   例如魔戒改編電影,因為時代風氣不同,女性早成為男性在社會上奮鬥的平等夥伴,女性戲份實不宜太少,所以便讓精靈公主頂掉了葛羅芬岱爾這名精靈騎手,提早出現策馬迎戰追兵「戒靈」營救佛羅多。

   多年前日人動畫電影中于禁實為女兒身,約莫透出了三國戰將千員,但女色過少的遺憾,而義薄雲天不好女色的關羽(註)在本作中也多了個巾幗不讓鬚眉的女兒。

註:
       關羽與女色的關聯,其實蜀記有載曹劉圍呂布於下邳時:「關羽啟公(曹操),布(呂布)使秦宜祿行求救,乞娶其妻,公許之。臨破,又屢啟於公。公疑其有異色,先遣迎看,因自留之,羽心不自安。」這段紀錄也見於魏氏春秋,大意是說關羽想待破呂布破後,娶呂布部將秦宜祿之妻,因為關羽一直要糖吃,曹操乾脆把糖含嘴裡,關羽搞得不開心(也許種下千里走單騎尋劉備的遠因:))。這段搶馬子的過程,可能是關羽月下斬貂蟬的引申聯想處。
   趙雲也曾被投降高官趙範欣賞,欲將其國色嫂嫂嫁之,趙雲認為以禮不合而拒絕,隨後趙範叛逃,趙雲便沒有被牽涉。
 
 
   無窮盡的引申遐想,古早也不是沒有先例,「反三國志演義」作者周大荒為民國初年軍閥混戰時人,前十年還有人心血來潮出版這本奇書,不過現在市面上應該找不到。


   本書作者自敘為「代造完成一統時局」、「為馬超、趙雲一時名將抱打不平。」


   趙雲便是人稱常山趙子龍,青少年心目中的帥哥勇將,在演義中貴列五虎將軍,但實際上本為劉備主騎,就是個騎兵頭兒,忠勤服事,被稱為「一身是膽」,最後貶為鎮軍將軍,官作不大,但勞動比人多,所謂「七進七出」,孫夫人要同劉備分居時想拉走阿斗也被「子龍橫江截路」,在歷史上也處處可見其人品,例如劉軍入蜀時本要清算當地人財土,趙雲第一個反對。這樣一個趙雲,羅貫中幫他升官作五虎將軍,周大荒還幫他做一個老婆,在反三國裡頭,趙雲娶了馬超之妹馬雲駱(這個角色聽名便知是虛構,近來也出現在遊戲中),馬超面如冠玉、眼似流星,是個有西方面孔風格的帥哥,號稱「錦馬超」,想必妹妹也很不賴(雖然正史中他是家破人亡了),夫婦並轡偕行,而蜀國的英雄們非但沒有隨時代凋零,龐統沒死、徐庶沒走,大夥兒殺敗曹操,掃平孫權,劉備還都洛陽,一統太平。


   日本老牌漫畫家本宮廣志,前陣子因為描繪南京大屠殺而使作品慘遭腰斬,他所繪的「天地吞食」早年改造成當時最流行的RPG遊戲,玩家真的可以操作劉備統一天下,說來是解了「浪掏盡千古風流人物」的惆悵,但真是有夠奇怪…


音樂"十鼓" 敬請赴官網了解 http://www.ten-hsieh.com.tw/




 
閒話:
上次聊赤壁,聊到三國周郎赤壁,刻意不寫上「待續」,一方面是對自己沒信心,因為今日連憂鬱都有藥可吃,但懶惰卻是沒樂醫的。ㄧ方面大約是覺得三國聊不完,聊的人想必不少。所以就不用太刻意的去聊。
 
不過相信對三國有興趣的朋友,只要一想起三國,一時之間腦門必定塞車,像是有很多車想從雪山隧道出來那樣,便秘似的急著把一輛輛載著典故的小車拼命拉出來。
 
如果不縮小話題大概聊不出口就先打住了,所以本文大概就只定為一條側線,作為三國大塞車的替代道路。
 
   日前看過電影,慢慢交流一下作為一個三國興趣者的觀影心得。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