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ne on boat(展示)-M.jpg

▓SONNE(自動鉛筆畫變色,原圖極小的大頭圖)

龍翼標幟V1.0..JPG

#插畫部分,當時九零年代國人還沒有使用插圖和設定稿的習慣。所以自己手繪,用自動鉛筆在上課時畫在小筆記本上。當時也介紹了一些插畫者到還未成立的蓋亞出版社。
當年的目標,希望透過完整的世界觀和角色,構築現在所謂的IP。

殛天之翼完成於1996

不相信魔法,操作蒸汽動力裝甲,擁有飛船艦隊的共和軍

侵略著以封建魔法控制大陸的帝國

帝國召換蠻族飛龍騎兵壓制共和艦隊

以共和飛甲兵索妮和帝國流亡貴族費詩展開敘事

踏著千百哩綿延的戰翼,往更遙遠的雲空....

殛天之翼第三部開場首節:大家想知道的索妮的下落
快十五年前 大家看到共和飛甲艦隊和鐵妮杜蘭部落的龍騎兵交戰。這裡承接第一部的結尾。當時使用的仍是比較雕琢的文字。

如果記憶沒記錯的話。第三部原文十萬多字寫於1999年十一月。

當年殛天之翼是完成度最高的奇幻作品。也成為許多人依循的樣本。但是因為寫於網路剛興起時代,只有當時的高階使用者知道。甫出版上了報,得到響應。
所以逃跑了,過去我是個逃避成功的人。現在則接納存在的本質。也就試著說出真相以及回歸故事。

第一部有可能完成於1996年。因應萬象出版社和魔豆工作室(後來的蓋亞出版社)做了擴編成兩倍25萬字和壓縮回去原先規格14萬字的動作,

因應當時華文國內主流書市因為斷層,根本沒有類型讀物的狀況,改得相當熬口。而九九年構築的殛天之翼第三部是在萬象當時的編輯要求下,一個月內高速試寫十一萬左右。

以現在看都是過於文學語氣的,但希望大家能會喜歡龍騎士之國的寒風...

後來我推薦一名寫手到出版社,並建議其寫作框架,反而遭到此名寫手抄襲,包含殛天格式,架構,精神,巴伐利亞人等尚未出版作品的語句。私下溝通,此人道歉,我還繼續為此人介紹出版社,但是後來發現他卻有不同的說法。

對於國人並不了解創作精神(抄襲者可以大鳴大放自己的創作的自我中心)的人性感到失望。當年遂淡出。

現在我出來說出真相,回歸說故事的本質。

近年來國人有些開發IP的跟風,而台灣始終缺乏深廣兼具的創作。希望各位喜歡我重新登板開球...放下猶豫去讀去寫,喜歡故事的人終究是天生好手...

這段接在殛天之翼第一部尾段,共和飛甲兵,索妮在與龍騎士的戰鬥中失速墜落之後....

▓自行構想的殛天之翼商業海報
#3D設計蔡宗憲/當年"白船"我改了宗憲23個版本.不好意思。
設計完成後,後來宗憲得到國外肯定出國從業了。現在有機會再合作很感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白船角在一場惡戰歇後,那面原本蒼藍深邃,幾乎泛出光芒來的璀璨天空變成了腥血色的紊河。濁紅氣流在天庭漾開來,空戰戰場的亡靈所組成的河流佚散向四天。懸在赤空一角的圓陽,那燒碳紅般的色澤令人窒息,像半凝固狀態的血塊,似滯似動地緩緩向東天沉落。滄桑的風沖淌開濃重的血空,星河月馬翩然籠下,濃厚的銀河流過天際,密佈的星眼如微塵虛浮,如精鑽閃爍。星塵構成的銀色河流的彼岸是冥府的領域,吞食了一切光影色像,徒留一空荒無與虛寂。

 

  黑色的夜開了一線縫,原被吞允下的光彩涓溢出來,由一糊擠開成一團,襲襲青光由裂縫中擴降開來,漫漫長橫過整片暗空,如窗簾般在凌夜虛空中飄蕩。光蓆在萬黯中分明,青色的光延展到極致,分展出白華與黃炬,白華又轉為橙黃,黃炬又燃成紫煙,紫煙又與橙黃交媾成鑽青。冷光在天角千變無窮,萬鏡萬花在天際諸冥中演華奏色。
 

  斯凡不發一語地瞧望溢滿天際的極光。他攀在峰巒上,由他的角度來看,夜空被聚攏在緊促的峰壁間,像一潭火口湖,一潭拱在他頭頂上的黑湖。繽紛的極光在湖面流竄,他看得呆然若失。


  他當然知道現在天上的這些詭異光芒就是所謂的「波雷亞里斯」光(Borealis﹔低地語與鐵尼杜蘭語,意為極光),部議會的長老們告訴他過。這些光是萊丁神的神使「奔雷」們的盾牌反照所發出的。奔雷們是萊丁神的女兒,是一群好戰的美麗處女。她們會在人間發生激戰後的夜晚翩然降臨。飄揚著金髮在戰場上空騎行巡舞,挑揀戰死的猛士,引領這些死去的戰士到萊丁神的英靈殿去。
 

  斯凡注視著淺青色的夜光在自己的手肘上游移,他猶豫起來是否還要往上爬。
 

  他之所以在這時辰還攀在峰上,是因為聽說南風部的勇士們在這空域與遠邦的軍隊發生了激烈的戰鬥,他想兩軍的死屍和遺落的裝備一定多不勝數,便趕著來這附近的峰間拾點荒,除了撿些糧草補給外,運氣好點說不定還能撿些刀劍裝具,甚至牽幾頭歇在岩縫間的無主戰龍回去。
 

  不過此刻他有點害怕,他心想萬一撞著來挑選奮戰而死的勇士的奔雷怎麼辦?貪死人的錢財,這種行徑就像地底那些貪婪的矮人族常作的,也因此萊丁神將這些黑暗的族類驅趕進地底,而將原屬諸神的天空賜給人類。如果自己的盜屍行徑給神明知道了,非給一雷打死不可。
 

  斯凡就要鬆開手往下爬的時候,卻又猶豫起來。在戰場上拾荒本就天經地義,如果有大戰發生,確定沒有危險後,附近的家族也一定會舉家動員去戰場上拾點東西的。現在大戰剛過,斯凡若能早幾步撿些東西回去,壞脾氣的母親想必會緩和個幾天的。
 

況且萊丁神不也欣賞有詐謀、懂得抓住機會的漢子嗎?
 

  他抓住呈貼地狀攀生在岩面上的樹的枝幹繼續往上爬,他踏地樹葉扶疏作響,爬到幹頂,他伸出手按了按頭上一塊禿岩,確定很紮實後,將手按在上面,使力將自己的身子往上撐,然後雙腳摸黑尋了地方踩上,雙手各摸索了一下插進一截岩隙。靴子剛一踏定,又有個想法闖了近來。他揣想到戰死戰士殘缺不全、支離破碎的屍首懸在峰岩間的景象。他不禁打了一個冷顫,真正覺得山峰間的天氣很嚴苛。他進入更深更可怕的想像中,也許他會在翻搜某具屍體的時候,給出來覓食的岩棲食屍猿給逮住。


  巒間冷嗖空蕩,風化作浪劈掃過來。他立刻被一個古老的影像所攝住,那是在他幼年時所看過的一幕景象,村裡的一家人給岩棲食屍猿襲擊,整間長屋內血跡斑斑、臟肉橫飛。


  斯凡懸在黑暗的岩面上下不得,不知所措地讓極光在被背上流洩。他用背看也知道他被萬丈深淵所包圍。他決定立刻爬回他繫龍的地方 (這狹崖間,飛龍不好飛進來),飛也似地騎上飛龍回家。他倉皇的攀住撐上來時攀的那塊禿岩。準備拾岩而下,按緊那塊禿岩後,他勉力地伸出另一隻腳想多跨點高度下去,只要能踏到攀岩樹的樹頭便好爬了。他努力撐出腳,腳掌懸浮在空洞洞的風中,肌肉繃得像似要抽筋,「什麼都沒有」他忽然有那種只包含著空洞的真空感,就這樣把腳懸胯在空中,忽然手按著的那塊禿岩傳來了一種不確定感,斯凡想是怎麼回事都沒得想,便與被他扒落的禿岩一同往下落。


  他能感受到渺小的身軀在巨大的崖面上飄浮飛墬,恐慌加乘墬落的速度等於他現所面臨的巨壓。
 

天懸地轉,他面朝天墜下,看著奔雷的盾光在夜芎週折煢變,他閉上眼睛,聽著風由兩耳旁流過,想像自己跌進光中。他現在一點都不擔心將遭遇的粉身碎骨了,反正他就快沒命了,何不像個真正的鐵尼杜蘭人那般慷慨就死,也許奔雷們會發現他這條漏網之魚,將他上提至勇士的英靈殿。
 

他在想像中長大,一生都在想像中,現在他要死在想像裡。他想像自己跌進光紡織出的圖騰裡,他想像自己跌進母親的懷抱中。是的,母親的懷抱中,他那個天天對他發怒的母親,她那柔軟似絲絨的懷抱中,那似蛛網呵護的懷抱。蛛網呵護?軟似絲綢?不對,他沒有這種想像力,他母親很難給他這種想像靈感。但現下這些觸感卻是貨真價實的。
 

他睜開眼睛,身旁並沒有光暈。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張蛛網裡,這張蛛網織張在山壁上,摸起來像是塊薄布,布緣牽出了十來線厚絲,接往壁面上頭,他深陷進這面奇怪的灰白蛛網中,像是躺在一個軟籃子裡,籃子由那十幾條厚絲拖住,懸在千仞萬深的削壁上。陣風颼颼的由深不可測的峰底吹上來,吹在斯凡的背上,風壓擦出空洞而帶有威脅性的氣旋聲,提醒斯凡撐住他全身重量的只是背後一紙像厚布的蛛網或是像蛛網的厚布,而這張網後則是直通陰府的無底深淵。


  斯凡全身都是那種失重的墜落感,他覺得自己的身軀像快被燒斷的弓弦般沒有保障。他猛烈的拉扯蛛網緣的絲繩,一把把亂抓,但除了軟趴趴的絲繩外什麼也抓不著。他勉力的想在這張軟網上起身,只換得在這懸空的網羅中翻騰尖叫。他在飄茫多變的極光下活像是一齣鬧劇裡的主角,森嚴環圍的高矮峭壁充作聳然圍觀的觀眾。


  在求生意志附身之下,他顧不得絲繩上頭是否有頭食人大蛛在等他,硬是使著吃奶力氣扯著絲束往上攀。他一掌扒上伸出那些絲束的岩臺,另一手抓著一把絲繩束。一氣呵成,翻上岩臺一個立身。
 

岩臺上的景象叫斯凡呆住了,黑暗中似有一幢巨人的身姿側俯在岩臺上,青色、白色、紅色,冷澈多變的波里亞斯光如同澗灩的波水在巨人身上和散落四周的鎧甲上冉動。他發現自己手抓著的絲繩正是一束束的由巨人的背上衍伸出來的,便趕緊拋掉絲繩。
 

斯凡被寒峰圍繞,面皮因連續的刺激而泛著紅熱,手心卻不協調的冒著冷汗。他周身一沱渾沌的冷熱不接。
 

喀啦──咚──巨人傳出聲響,聲音像是由腹內發出的,但身軀卻沒有動靜。斯凡背著懸崖凝神偋視側臥在彩光中的巨人,感覺自己像是立在滄海上一咫尺孤島上。不可理解的,一隻稚嫩的手掌由巨人那剛硬的胸甲縫中長出,手掌擴長蔓延出上臂,跟著由巨人胸口生出肩頭,巨人的胸甲給伸出的人體擠開了些,一個女人的上身像是蛇一般的被著甲的巨人分娩出來,而後雙腳也扭展而出。柔展的女體脫出披著鋼甲的巨人,像是濕軟的白色蜻蜓脫蛹出水蠹殼。羽化而出的整個女驅癱軟無力地臥俯在像是一尊空殼的巨人旁。


  光簾似水罩下,斯凡痴痴地望著女體在艷姣多變的青紅紫白橙綠光譜中踊翻。女體上裹著一身奇怪的戎裝,金色的頭髮舖散一地。他無法用日常的經驗詮釋面前的景象。
 

他低頭看了那一地黃金綢緞般的頭髮,再抬頭印證群峰繞圍的天框中那變幻莫測的異光。斯凡理解過來。
 

他一個俍傖匍伏在地大喊道:『奔雷──神的使者!』


          殛天之翼連載重新啟動:第三部 蒼藍迷宮

           第二部 登龍門扉

​​​​​​​             第一部 鋼之翼 空之心

 



 

    文章標籤

    殛天之翼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