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娜亞草圖(2001,小於A4尺寸0.3草稿)(.jpg
         《聖墜》

          最後一日 審判

  

  耿耿銀河迴盪著眾天使的歌聲,繞樑吟唱直到永世。

  不過在神明的預期外,在創世到末日之間的某一天,天使們的歌聲停息了。

  那是被稱為「審判日」的日子。

  永遠迴盪在七重天間的天使之詩停息了。

  因歌聲響盪所激發的光明也跟著殞落了。

  那無止盡的黑暗快速蔓延在失去光明的虛空間,星辰一顆顆被黑暗吞噬。

  而在這片無垠的黑暗的彼方,在宇宙的最黑暗的深淵中,有一處繁榮的所在。
  那是以光之太子路西法為首的黑暗貴族們的居住之地,被稱為萬魔殿的幽冥府邸。

  由萬魔殿的魔口進入,飛入那無盡哀傷的迴廊,四壁上都是絕望靈魂被詛咒的扭曲臉龐。
  如果你向那些扭動著、詛咒著的口舌詢問萬魔殿的核心在哪,這些絕壁上的靈魂便會開始尖叫,尖叫聲響盪到殿廊的深處,那是絕望到凡人絕對無法抵達的地方,而路西法便棲居在魔殿中心,周身被他忠心的地獄眷侶所圍繞,他們用黑色的羽翼覆蓋自身,暗黑的羽毛由於吸收了一切光源,凡人的眼目絕對無法在黑暗中發現他們,絕不可能看見他們攀爬懸吊在整座萬魔殿浩瀚的壁面上,事實上,凡人根本無法抵達此處,又怎麼能被這壯闊的諸冥景象攝去魂魄呢?

 

  路西法赤身露體的沐浴在黑暗中,躺臥在鬼王別西卜那母龍般的大翼上,

路西法身邊是他的伴侶莉莉絲,莉莉絲用長長的箭尾捲著路西法,尾巴用令人顫動的緩慢脈息在路西法毫無肌肉的身軀上捲動著,莉莉絲身體內早就沒有呼息了,但她曾經是人類的女人,此刻那種淫偎的捲動只是在模仿生命,而不是她真的有生命。

 

  路西法慵懶的張開雙眼,漆黑的眼目吸收萬魔殿中所有的憎惡,他對整座殿宇的群魔散發出的無窮惡顫感到滿意,魔物們的惡意中帶著一種志得意滿,因為今天那些愚蠢的天使們自作主張的審判了人類。

  ──當人類被抹除後,星宮間的寂寞會過於巨大,那種沉重會撐破宇宙,破洞外的真空會將所有的造物都吸乾抹淨──路西法在黑暗中表態道,眾魔發出佩服的嘆息。

  神的造物計畫可說是毀在他那群過於盡忠的僕人手中了。路西法感嘆著,然後輕輕的舒展自己的翅膀,那三對翅膀在他的背後悄然展開,充滿力度卻若有似無,像是灑落著迷霧的瀑布。他振翼甩開氣惱的莉莉絲,飛越萬魔殿中一座座由暗黑們天使結體而成的羽翼拱橋,降臨到萬魔殿中央的根柱上頭,這根柱子事實上是建造萬魔殿的墮落天使瑪爾巴西本身,他以自身的憤怒壓縮成的超能量撐起了萬魔殿。

  天使同時張開了漆黑的羽翼,路西法立在萬魔殿的中央,身為墮落天使之首,背叛造物主的天界首席。他接受著地獄群魔的默賀,墮落天使們同時張舉漆黑的翅膀,一隻隻的飛躍噴出,在空中無聲的亂舞,靜默地重演著鵟舞與墜落,路西法此時卻面有懸念,他慢慢沉進黑暗中,在黑暗中尋找一絲光明,他感到有點窘迫,只要有一絲光明就好了,那急迫的想望,讓他漆黑的翅膀稍稍螁出了一羽光明,路西法那根羽毛微微的亮度在萬魔殿中卻好像恆星般閃耀,群魔們狂亂的飛離路西法翼上那點微光,路西法腳尖下的瑪爾巴西之柱顫動著,遠方的莉莉絲露出驚懼的血色,路西法恓也不恓群魔亂舞,他拔落那根灼人的羽翼,羽毛上的光焰正在殺傷他,但是憑著他內心的那股熱望,他潛身進那道擴散著的光波中。

  烈光稍稍舒緩下來,他定眼四周,墮落的天使長已抵達人世。

  他思念著凡人的血肉與體溫,憑著這股想望他尋回了自身的一絲光明,憑著這絲光亮祂得以轉移到人世。

  在他眼前是凡世間難以一睹的壯闊景象,四方是連天的烽火,地上佈滿著人類的殘骸。

  ──人類並非不朽,他們的肉體是會腐敗的──路西法對這造物的渺小感到可笑。他遵循物理法則,漫步走著,他用腳趾滾弄染血的破盾和人類孩童的布娃,小小的布娃逢著類似人類的眼目和四肢。

  ──我們要按著我們的形象,造著我們的樣式造人──路西法想起那永恆的造物者是這麼說的。

  布娃,受造物創造的造物,人類模仿神創造人,這點令路西法覺得十分值得玩味,不過隨著人類王國的頹傾,再多的體悟也都過時了。

  人類的斷肢殘臂上空,正有無盡的羽毛的羽毛飄落。路西法順手捏住一尾垂旋而下的羽毛,那純淨的羽絮霎時變黑了,那是被路西法自身的黑暗屬性染黑了。羽毛之所以會被墮落的天使長一觸便染黑,是因為這些羽毛是天使的羽毛,或者說是被擊落的天使的殘骸,這些天使與路西法本是同類,所以彼此的哲思和能量能夠流遞感染,即使只是遺羽也能被路西法所感染。

  路西法穿過人類的廢墟,看來審判日之戰已終結,周邊是如雪霾般降下的天使羽,和遍地的殘瓦和人屍。看來執行審判的天使群和人類可說是同歸於盡了。他邪惡的幽默感作用著,不禁對這諷刺性的末日光景露出捉狹的微笑。

  他緩步踩上高岡,由四周圍那浸在血海般的千萬血肉之軀中體悟出一種美感,何等的傲慢阿,他看著人類王都的斷垣殘壁,曾經巍峨的冰藍色城門,曾經壯麗的皇族圖書館,現在也都只是一團血海中泥塵。就連他足下的高坡,也曾經是不可一世的空中花園,如今卻只是焦土腐原罷了。

  不過他沒有太多餘裕品味。

  他憑著天使曉路的智性,翩然走向殘壁斷肢的荒原中心,那才有他亟欲找到的對象。

  他看也不看就知道那人在焦土花園的最高處,那曾經神木扶疏的現世樂園,他看著禁衛軍將士的屍土堆疊向上,全員陣亡的隊列和折斷的皇旗呈向心之姿拱衛著一個頹坐的身影───一個一身裂甲的男人。

  和路西法光華萬丈的裸姿相比,一身重甲的男子宛如倒蹋的宮殿,頹坐在瓦礫和夕燒中,蒼藍的雙眼宛若被冰封,臉上分不清是汗還是淚的水漬沾滿焦灰,周身舞著天使塵,失去靈光的天使之羽隨風灰滅。

  路西法難得的聚焦在人類身上。

  他禁不住笑了。

  那是馬爾杜克。

  曾經的人類之皇。

  在自己的煽動下,斗膽蓋起通天塔挑戰天聽,又猛撞的挑戰天使艦隊的愚者。而他最大的罪過,促使這個血肉之軀自我毀滅的元兇──

  除了傲慢之外──

  還有意圖跨越天人之間的鴻溝。

  想要以凡人之驅瀆聖。

  想要以那稱為愛的莫名之物--路西法忍不住狂笑不止──

  這人類竟然想擁抱超越倫常的神之子們。

  想要以那稱為愛的莫名之物。

  感染天使。

  



_________

(2011年寫的)

這是當初依照某位COSER討論建構的小說。

有天她生氣了,當天三十分鐘現場寫完的章節。

故事名字換了更有寓意的偕音字。

這應該是我唯一的跨傳統性別意義的小說。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