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版的國安少女組是2013的版本,發生在太陽花學運前。
當時得到很多少女們的支援拍攝,當時還數度由南部遠赴總統府前拍攝,並且斬斷了少女影像的腰身,接成2次元動漫的高腰比例。

整個故事照現在的流行理解。可以當作通靈少女+返校的超能力版本。
故事想說的是,在謊言成真的現代世界,沒有真相,惟你信者為真。

 

BS9Q0438.jpg

BS9Q0444.jpg


BS9Q0376.JPG

國安少女組--連載第四回。
1-3你問比GDP重要的事?霸凌吧...


高聖潔:特務
龍安柔:蜜糖
張旅寒: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神秘的霸凌遊戲「空襲警報」正在悄悄進行。

  但一般的社會人士對於校園中的陰影無從知曉。

 

  放學鐘響後,在國愛中學例行的降旗典禮後,低年級的同學紛紛離校。

  主任教官趙海光在校園中作著例行巡邏。

  國愛中學作為一間傳統學府,校舍是相當老舊的。校內還有很多日治時代的磚造建築,通常不會超過五層樓。

  但突兀的是校舍中央有一座超高建築「志忠樓」。

  為何尋常的公立高中內會有十九層樓高的巨樓呢?

  這件事還過八卦周刊全國最火紅的新聞談話節目《意外時刻》。

  志忠樓來頭和它的個頭一樣不小,原來是某黨國元勳家族所捐贈的,因為家族的第四代捨棄了貴族學校和出國受教育的路線,選擇了到公立的國愛中學就讀。這多半是為了家族以後的政治經營所舖的路,營造願意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永續經營的一般觀感。

  學校方面因為接納了家族子弟就讀,得到了該家族大手筆的捐贈。但因為大筆預算難以消化,校方就把錢拿來蓋了這座志忠樓,名字是取自家族中的「抗戰」名將藍志忠。

  志忠樓本身大而無當,校方不知道要拿來做什麼,就把這獨棟聳立在操場後方的建築當作圖書館,可是這棟十九層高的巨大建築,校方根本沒有足夠的藏書可以填補它的胃納量。藍家索性一口氣連藏書一併捐贈了。這使得國愛高中圖書館搖身變成能跟國內最好的大學圖書館媲美的藏書重鎮。除了藏書空間外,剩下來的空間則當作閱覽室和社團空間。

  很可惜這座建築物還是太大了。

  導致志忠樓內空著許多樓層。它的高度也讓校內廣播能夠很輕易的迴盪在校園內。甚至放蕩到校園外。  

  巨大的志忠樓成了北區異常的地標。

  

  趙教官大手大腳[SC1] 的巡邏著,穿越操場往志忠樓走去。入夜後,除了志願留校自習的學生外,沒有人會待在志忠樓。

  這麼空蕩蕩的一座大樓,還真是校園安全死角。

  小情侶偷情、流浪漢闖入築巢、不良學生聚會、神秘的學生宗教活動、還有最令人髮指的校園霸凌。志忠樓都是最佳地點。

  趙海光為了校園日常安全,每天都會往返巡邏。

  至少表面上目的是這樣。

  他走到一樓的閱覽區,因為模擬考剛舉行過,整個閱覽區一反常態看來一個學生都沒有。

  趙海光有點失望,他這幾個月來一直在注意著某樣校園連鎖事態的發展。

  他作為最紅的新聞節目《意外時刻》的固定班底,這是個好談資。

  但一直沒有發現端倪。

  這時他看見角落裡還有同學。

  殷勤地過去關心一下。

  「教官好。」坐在角落的是一個綁著公主頭的女孩子,額頭非常漂亮,看來很聰明。

  「我記得妳,妳是二年五班的班長。」

  「嗯嗯,我是聖潔。」

  「姓高對吧?我常常看到妳揹書包來來去去的,記得妳很照顧妳們班那個有特殊狀況的龍安[JC2] 。帶著怪熊頭的孩子。」

  「呵,眠眠就像我的妹妹啊。」

  「對啊,妳的年紀好像比較大。」

  「教官這麼講把我說老了。女孩子會不開心喔。」聖潔嬌笑道。

  「哈哈哈哈,別開主任玩笑了!是說妳學籍大同學一屆要更加努力,一個人在這邊念書小心點喔,唸完早點回家。」

  和品學兼優的女學生聊完話,趙海光心情非常之好。爽快地穿越了三樓的中庭廣場,抵達中庭後方空著的教室區,在三零五室,發現裡頭被噴了怪異的噴槍塗鴉:

  骷髏手破海而出,手持黃色的花朵,上頭噴著柒拾貳。

  ───黃花、骷髏、七十二。

  搞塗鴉藝術搞到俺主管的學校來了?

  志忠樓太大了,空教室區到處都是死角,竟然讓校外人士闖入幹了這種事!

  明天找幾個不良學生來出公差刷掉便是。

  不過今晚怕再有人闖進來,他索性把通往三樓中庭的大門反鎖起來。明天再叫工友打開便是。

  他愉悅地步出志忠樓,看見了操場另一端,一名高壯的學生緩緩步過來。

  「你也會來逛志忠樓啊,看不出你是塊讀書的料。」

  教官用豪邁的"眷村"嗓音調侃走過來的學生。

  那學生遠遠地就看得出非常高大,足足一百九十二公分,說是人形的志忠樓也不為過,讓體格精悍、身高一八二的趙海光也相形見拙。

  高大的男學生黑著一張臉,也不回話。

  「教官問話不回的嗎?藍禎昌,你也會留校自習?」

  「這是我家的樓,我不能進去?」藍禎昌回道,字正腔圓、口風沉重。

  「你家的樓?現在是學校的樓,你們藍家在社會上出了名的黨國不分!也是,自己打掃自己家沒話說吧!三洞五教室裡頭給人闖入塗鴉了。明天你帶一夥小弟去清乾淨。」

  「那我可以動用我安插在你家教官室的人馬嗎?」

  「什麼?」

  「忠犬小王啊。」

  趙海光給講得氣結,藍禎昌講的是中尉教官王道,和學生稱兄道弟,專給他這個主任教官丟臉。

  「你這崽子再逞口舌之快,我就在節目裡槓你們藍家!」趙海光仗著自己新聞名嘴的資歷。說來也是個公器私用的大人。

  「說到節目,大伯你在電視上看來很老喔。」藍禎昌撂下話逕自往志忠樓走去。被惹毛的趙海光,氣鼓鼓地越過操場返回教學樓,國愛是日治時代改制過來的高中,當初所劃的校地非常開闊。讓他悶著氣走了老遠。[SC3] 

  他返回座位上,給自己泡了一杯茶,想平穩一下心情,茶包還懸在杯緣直接就喝了。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那是一首奇妙的進行曲,說是時代歌曲,但卻有種柔情。和趙海光大叔並不搭調。

  「我是主任。」趙海光回話道。

  電話那頭是個少女的聲音。

  「妳別擔心,包在我在身上。」趙海光的口氣一沉,那種海派感頓時消失。

  嗚───────────

  入夜的校園突然一聲長鳴。

  警報器響徹寧靜的操場。

  接連不斷的長鳴聲由志忠樓方向傳來。

  那是戰爭時期的避難警報聲響。

  在這個無災無害的夜晚,傳達著突兀的緊張感。

  「有演習嗎?」詢問事態的工友讓警報聲搞得很緊張。

  「有校外人士闖入搗亂誤觸警報器吧!沒事的,我去看看。」他掛掉電話,安撫工友道。

  不,沒有那麼簡單。

  他終於等到了守株待兔候著的事件。

  把家長會贈送給教職員的鋼杯沉沉一放,桌面的文具盃匾連著教官室的桌椅門窗通通受到震動。

  寫著「野戰菁英」的牌匾應聲倒在桌上。

  受過特戰訓練的趙海光的勁道嚇人,或者根本是個練家子。

  在「意外時刻」節目上中號稱全國最強教官。

  他由桌子底下抽出了布包著的長物,豪爽的奔往志忠樓方向。

  趙海光心理判定這是個甲級校園安全事件,但他違反教官室的校園安全守則,既沒有通報警方,也沒有和警衛室協調先疏散學生,就逕自扛著長物奔入了志忠樓。

  警報聲中,他有點擔心剛剛還留在志忠樓的二年五班班長高聖潔,至於那個藍禎昌,他不要惹事生非便沒有愧對國家了。

  他跑過閱覽室,高聖潔竟然還在那念書。

  女孩子戴著耳機,自顧自的劃著筆記。

  「空襲警報下妳還能念?大考鐵定沒問題!」

  「不會打仗阿,警報器壞了吧,很多書念不完。」

  「趕快收拾一下離開這裡。可能有校外人士闖入。教官要檢查一下。」

  有著漂亮額頭的高聖潔將筆記本收入隨身的書包,書包內的課本相當多。

  「也是個奇葩,這麼大的警報聲聽不到[SC4] ?而且,這孩子不知道『空襲警報』代表的意義?念書念到什麼都不知道,現在還有這種升學主義學生?」趙海光耳聞了空襲警報響起時,學生會有些糾紛,好像是網路流行。看著高聖潔越過操場的背影,趙海光才放心的奔入志忠樓,可是他四處狂奔,就是看不到半個人。

  空襲警報仍然大響,他必須逮到現行犯才行,這不是尋常的空襲警報,就他收集的情資來看,空襲警報聲違常響起的同時,有人正在「忍受著很可怕的事情」。

  但他東跑西跑,除了仍然作響的警報聲外,就是一個人都沒有。

  也沒看到藍禎昌那小子。

  連要找代罪羔羊都不行。

  趙海光為之氣結。

  切嘸阿……國愛高中主任教官趙海光做了個戲曲中撫鬍子的憤怒動作。

  這難道只是個愚弄他的假警報。

  而不是傳說的「空襲警報」?

  真的只是警報器故障?

  要檢查或解除警報都得到三樓的無人中控室。

  那中控室就在剛被自己鎖死的中庭空教室區。

  等等,這邊一個人都沒有?

  或者啟動空襲警報的人都還藏在中庭教室區,也只有在那裏才能手動啟動警報器。

  不對,剛剛看到那奇怪塗鴉時,為了防止人再溜進去,便把門鎖死了。

  要上到三樓,除了被鎖死的電梯和另外設有防火警戒鈴的安全梯外,就得通過上鎖的三樓中庭區大門。

  看來是三樓中庭區的門鎖被破壞了,學生由那進到中庭區那去了。

  他大喝一聲趕往中庭區大門,奮力一推。

  門還是鎖著。

  那只有另一條路,他跑往可以通向三樓的安全梯,這裡有獨立的防盜警報系統,可是安全門上的防盜警報並沒有被觸發,所以也沒人通過這裡。

  空襲聲沒完沒了。

  門還鎖著,離開中庭區鎖門前,門後的全區自己到處都巡過了。

  中庭後面的校室是沒法躲人的。

  那為何無人的門後的警報器還會被啟動?

  難道這就傳說中的「密室」?

  為了理解學生想法。多年來,趙海光由學生那裏沒收的推理小說中,經過反覆研讀,理解到「密室」這個概念。

  完全無法進入的區域稱為密室,而這個封閉好的密室中,如果有人被殺了,密室中卻沒有他人,就稱為「密室殺人」。是推裡小說中典型的難解謎題。現在有人在無法進入的中控室啟動空襲警報器。大概就是挑戰全國最強教官的威信的謎題。

  趙海光想到這腦袋發脹,覺得有點困擾。

  不管了,推理不是俺趙海光的強項。

  假如這只是個莫名其妙的假警報,自己還是得進到中庭後面的中控室關掉警報器才行。

  趙海光扛著肩上的重物,氣喘吁吁[SC5] 的跑回校社區,去了總務室跟工友老王拿了備份鑰匙,再氣喘吁吁[SC6] 的跑回志忠樓。

  他解了中庭的門鎖,跑去中控室,自然是一個人都沒有。

  他關掉了空襲警報系統。

  吐了一口氣。

  但是空襲聲還是連綿不息。

  見鬼了。

  這肯定要上去《意外時刻》和全國觀眾報告一下了。

  無聊學生最愛的校園不可思議。

  無人的校室,被啟動卻關不起來的空襲警報系統?

  俺陸軍上校趙海光的耐心已經用盡啦!

  他吐了口氣再關掉警報,空襲聲還是繚繞在校園的夜空中。

  他趙海光的神經再粗,也經不起這樣高頻的噪音以及來往奔跑又撲空的折磨。

  他不想成為學生口中校園鬼故事的主角:「以前有個不得人望的主任教官,消失在空襲警報聲中……」

  空襲警報聲絕非鬧鬼事件。

  這幾個月內全國不斷發生「空襲警報」,就算是他這樣的粗人,也知道這可不是什麼警報器故障。

  他靈機一動打開中控室的全部監視器。

  但打定心意先看三零五室。

  莫名的,或者反過來說,如他所料。

  那間被塗鴉的教室有人。

  但出乎他意料的。

  三零一、三零二、三零三、三零四、三零五……

  好幾間教室都出現了人影。

  鬼魅般的大批人影在模糊的監視器影像中閃動著。


 

BS9Q2567EX.jpg

    文章標籤

    國安少女組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