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夫卡

「別再審判啦」

──書介《K一頓->卡夫卡》
|約瑟  

在世界盃中前情看好卻在32強被無理的審判;堪稱世界精銳的捷克隊鎩羽而歸。再這裡應景地的給各位介紹一本捷德系統新書。


繼無窮盡/如同接受無理審判般的《城堡》、《審判》、《卡夫卡短篇小說集》、《給菲利斯的情書》、《卡夫卡寓言》等失敗譯本。我們和出版商持續尋找成功閱讀卡夫卡的解藥,然後就是中外知名人士對卡夫卡的公審紀錄:《卡夫卡傳》、《卡夫卡》還有《卡夫卡傳》。經歷過這一切回圈,似乎仍然未能更精密的理解卡夫卡(雖然我們偶而都有那種他跟我們很親近的錯覺)。


一次聚會閒聊中,倪匡獎主夏佩爾君斷定一句:「卡夫卡不都在亂寫嗎?」我們絕不能如此輕率審判,我們應當相信先賢們都說好的卡夫卡一定有未解的奧秘。

那趕快去弄一本《k一頓卡夫卡》,看完本書不見得完全擁有卡夫卡,但是做為一本獨立讀物倒也很可觀。


如同現在流行的部落閣文章,本書文章也如同切片剪影,不像一般評論傳記試圖將卡夫卡之道一以貫之,而是非常巧妙的切片陳列,一章來個四五六頁,剪影了卡夫卡的小說片段,《失蹤者》(《美國》;時報)、《城堡》等等篇章皆能重點陳列,解構的同時對照日記,下個篇章可能一下來個破題:「最後別人還是得客氣的把卡夫卡請出門去,幾乎每次都這樣。」非常簡練的依照書寫時間鏡照作者此時期的生命經驗,插以模擬卡夫卡自暴自棄生命經驗的負面思考練習,一邊客觀燭見卡夫卡的多面意義和郢書燕說,一邊主觀的調侃卡夫卡的幼稚依賴,插科打諢間我們已經得到卡夫卡的多面印象。


全書翻譯出色,小說摘錄似乎比許多卡夫卡小說譯本都還好,但不知是德文原作者語構晦澀還是譯者過於詮釋氣氛,讀長了確實不勝負荷腦力的,先不管華格納、克勞塞維茲、叔本華、尼采這一族德國佬的語構瘋狂。或許也可能是為了突顯簡練性的32開小本子搞的鬼,雖篇章洗鍊,但句子能承載字數過短以致於段落變得過長,不能來個一目瞭然。

人家書很短,我們心得就別像長江沸沸揚揚,適可而止為妙,這裡就給各位摘一段卡夫卡欺負自己的文章
 
《在馬戲團頂樓看台上》
「如果有一個弱不禁風、患著肺病的馬術表演女郎在馬戲團裡騎在搖晃起伏的馬背上面對一群貪得無饜的觀眾且被揮著馬鞭的無情老闆接連數月不曾停歇地驅趕在場上策馬繞圈子、呼嘯飛奔、拋擲飛吻、扭動腰肢;如果這場表演在樂隊和風扇無止盡的怒吼聲中繼續下去,直到灰色黯淡的未來,並伴隨著轉弱後又重新增強的掌聲浪潮,而鼓掌的手就像把氣錘 —— 那麼,也許會有一個坐在頂樓的年輕人急忙穿過層層座位奔下長長的樓梯,衝進馬場,在總是配合演出樂隊的銅管樂聲中大喊一聲:『停下來!』

「但是情形並非如此;一位美麗的女士,雙頰白裡透紅,飛身進場,穿過自豪的助手為她拉開的帷幕;馬戲團團長全神貫注地搜尋著她的雙眼,以動物之姿吐著氣迎向她;他小心翼翼地將她扶上那匹灰斑白馬,彷彿他無比鍾愛的孫女,正踏上危險的旅途;他下不定決心揚鞭開場,最後終於克服了猶疑而發出響亮的信號,他在馬旁張嘴緊跟著跑,目光炯炯地注視著女騎士的跳躍;她幾乎無法理解她嫻熟的技藝,試著用英文提醒她要當心;他怒氣沖沖告誡拿著大木圈的馬伕千萬要小心謹慎,並在三個連續空翻的絕技開始前,舉起雙手懇求樂隊安靜下來;末了他將小姑娘從顫抖的馬背上抱下來,親吻她的雙頰,觀眾的喝采對他來說都不夠熱烈;而她自己,由他扶著,高高地踮起腳尖,在飄揚的灰塵中,伸展雙臂,小腦袋向後仰著,邀請整個馬戲團來分享她的喜悅 —— 既然這才是真實情況,那個頂樓的年輕人只好把臉靠在護欄上,陷入終場的進行曲中宛如墜入一個沈重的夢境,他不知不覺地流下淚來。」 

附註:雖然上面提到夏佩爾說卡夫卡如何如何.我高度懷疑他是喜歡卡夫卡的.因為夏佩爾君的MSN也是FRANZ,剛好就是卡夫卡的名字,有機會求證一下.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