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血的神曲------ 讀《銀河滅》筆記(下)

作者網站:
http://tower-babel.idv.tw/main.html
落格:
http://www.wretch.cc/blog/ruinmage  
http://www.wretch.cc/blog/LordSunset



■入場的短篇似乎較柔
 

  「聲音的骨頭」,術士風格的飄邈之旅,分分合合的磁浮大陸上的九陽時節,術士師徒間的相屬與分離,文字有韻味、戚戚迷迷的。 

  「九劫火狼」中,則是講述聖王、公爵、伯爵、時空深淵中的女術者間的狎玩角力。男女二元和親屬倫常不斷的被下身軀力超越,私在這裡常常被「調教性文字」(?)猛然揮倒,所幸在讀秒後多半能夠再度立身(旁人觀察則覺得我根本就是被擊倒了)。
 

  文中主角人物坤韃拉暱稱昆茵,名字與華格納聖槍故事中的奇女昆德利近似,閱讀內文,反倒讓人聯想聖槍故事也蘊含性事上的言外隱喻。 (昆茵也音近酷兒和女王)


  本書使用科幻或奇幻的題材,而主題是辨證各種情愛糾纏關係(閱讀時有時會想其中有多少角色關係是作者的投射?)。 

  跨越弒父戀母、兄弟戲床,利用五倫建構無窮多組的配對可能,導電範圍自然不侷限於男女,而角色間深度情結的變化導致各種劇情東窗事發,忌妒、淫慾和各種奴役相屬的關係蔚為大觀。 

  愛意的表達運用了各種想像,節肢生物般的侵入式異狀物、王者體內昂揚的能量都是角色互相染指的工具。 


  雖然洪凌前衛方面有名聲,但此次閱讀感覺有言情特徵。她的閱眾和目前國內主流之ㄧ的春天出版社的「輕奇幻」定位雖無疊合,但在求出特定斜率後,仍然可以由這類少女幻想閱眾延長出一條線抵達洪凌所在的座標。這群讀者或許可以成為擴大介紹洪凌的對象。




■由第二輯始的後文,個人隨之更加適應:
  再見到洪凌描繪的耿耿銀河,或者說是洪凌描繪的「火鶴之柱」 


  直到第二部份的「姦淫擄掠銀河系」,則又再見到洪凌凌虛馭空的電光詩意。我讀來也變得更好整以暇。 

  第二輯的「永夜默示錄」多少有點感覺,是在遵循夏哈拉沙托王妃、《十日談》、《坎特伯里故事》、《看不見城市》以降的純正說書血統。 


  其中一首史芬克斯提出的謎題,堪稱一絕:史芬克斯這隻母獸曾對英雄提出一個謎題「什麼生物白天四隻腳、中午兩隻腳而黃昏三隻腳?」這個題目多少顯現出生命意義的無常,答案相信熟捻正統神話的大家都知道了。洪凌卻給了我們不同的答案,他由求繁衍的生殖需求來提供生命目的的解釋,求偶進化的第一階段是四足哺乳類,第二階段則是人類,第三階段則是有巨大陽物與雙腳成三足鼎立之勢的異種。又或者陽物去生殖目的後,其雄性慾望暴力,則是更純粹的目的本身? 

  在這部中,洪凌將SHE和HE融合成一個祂字。將超性別的非凡物推上王座。 

(筆者為了如何敬稱揚棄性別、在道上位列仙班的洪凌也煞費腦神,曾猶豫啟用這個祂字,後卻在文中見識到洪凌八方無礙的正確用法。也就從善如流。) 


  而後的「樧樂美的搖籃曲」,延續洪凌作品《不見天日的向日葵》、光纖世代的程式詩,裸裎著雌雄同體性徵。借用了魔性之女沙樂美、瑪歌后之名,講絕美生化之子,借生化技術之名具體的橫跨性別障礙,浸淫在超頻的網路感官洪水中,最絕妙的莫過於能夠產生虛數空間的女體,宛如「人體粒子加速器」(歐洲最近搞了個很大的)。 


  五星物語作者永野護早年參與《機動戰士Z》幕後工作,設計了黃金色MS百式(日後在《五星物語》中他又搞了一台黃金色MH),在故事設定集中他也替自己安插了一個客串角色──百式設計者──永野博士。洪凌不知是否故意調戲永野,故事中硬是安插了一名姓永野的博士的自瀆。也安排了如同天照培育拉克西絲的永恆伴侶橋段,但這名天照式的角色卻同時是培育者巴蘭榭博士,如同德薩德筆下人物利用自己的血緣創造禁臠。各種無道的生化增殖家譜可以參照書末附錄。 


  而由書中多處的含沙射影隨想,如同路西法有很多名字,由術士、學者到荒神,洪凌與其黑貓也許也是祂書中的千面公子。而我可惜了在閱讀時沒有洪凌建議處方的King Crimson歌曲作為閱讀背景。





■第三輯,銀河似流水,史詩漲潮處,
 
            將洪凌的「拜羅伊特音樂祭」高高托起 

  第三輯中西合璧的太空歌劇,將神魔設計與鄭問、張系國一系的普通中式太空歌劇媾和。生出的便是超覺艷異的司徒氏興亡史。 


  生體星艦陣列、星系中的名神、魔導網路傳輸、晶體AI役靈、熱力學、王室生化血統技術、亞神超生命體,洪凌依舊無所不包、無可名狀。所有的辭彙不斷的刺激讀者腦中的神經突觸,讓人們的幽冥腦域獲得重新開發。所有透過語言來定義與描述的關係與因果,洪凌都可以藉由語言重新朔造邏輯可能,但不時作者被渾沌能量所趨而心血來潮,宇宙王朝的興亡也就不按牌理的飛躍編排,洪凌的宇宙無所不能,但總暴止於愛的狂狷。 


  歐陽、司徒、司空等姓氏演出的宇宙宮幃劇,也敵不過神獸合一的弟與物神合壁的兄的交合蒸騰,屢次升高的絕愛張力是真正的主線動機。 

  進入轉生生產線輪迴的史官,借由洪凌之筆,描述的似乎比較像是星系的生滅融合。 


  串聯章節行進的文字,不為了構築場景,不為了張設橋段,而是為了成就語言本身,而語言亦是這部小說的本身。讀到南天超銀河的種種奇事,
正覺悟到洪凌小說應有的讀法,無須揣摩主線、尋找真兇、體驗打鬥、沉浸於場景時間感,只要將敘事語言如同美酒一口飲下便是,體會文字提供的氛圍醉意即是 


  在最後段落的故事中,洪凌仍然訴諸糾葛題目,親子般的關係間卻存在著癡怨的激烈宿命情愫,在百劫的歲月裡,性別、倫常乃至於人形僅是皮相,倒錯置的情慾才能引領我們碰撞到情郎的真身,解除我們的靈力防火牆、交融彼此的魔導力,碰觸、衝撞到人身知覺觸覺的底限。 


  這使得洪凌的文本,總讓拘泥社會規律和沉迷兩性表象的我們,經常必須迫降在陌生的歧異星球上。 

  或許對洪凌而言,和文字所能描述的可能性相比,迷幻藥只是貧乏的可憐的一種對真正超越經驗的自慰性模擬。 

  文末作為主角的相公也超脫了次元,成神遠去。 

  書末後記,洪凌領我們回到祂的塔樓,以一篇貓貓創世紀文章作結,貓上帝在創世後歇息去也。 
  洪凌筆鋒如同往日淒厲,節奏感特異,隨著閱讀升高的,是不斷加遽的宇宙暈眩症。我們永遠都不能照作者這樣在宇宙中加速,我們腳底沉重,受地球物理制約。每次洪凌的銀河都叫我們目眩神迷。



 (ps 本文或許稱為混血的神曲並不適切,稱為混音的神曲其一致的基調和多元素的點綴沾染)

(事實上,雖說讀了兩次,但因為閱讀緊促,對於內文意涵的象徵連結和層出不窮的各種關係可能,在內心中沒有整理好.也許還得再讀一次...           這次讀後被餘韻環繞,但總有未竟之感,您說到鍛造文字鍊金術,但在心得中,以劍術評論您文字,乃因為想及劍術的速度感,以及刀鋒. 
         心中會偷偷通通猜想何時有新長篇可看().-----摘自給作者信件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