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勇者及其職業問題


第七節 猴子和賢者都喜歡高的地方



        話說上一回,魔法師薄伽丘給窗外的大蕈狀雲炸成了色盲。

  眼前的一切通通是黑白。 

  窗外的那朵巨大蕈狀雲。


  可說是薄伽丘法師生涯上的一個危機。


  暴露出薄伽丘美學素養的短淺?


  非也。


  魔法師又不教彩妝,何懼人生變黑白。 


  那危機怎解?


  得由魔法師這個行業的基本面分析起。


  話說法師為何都要住在高塔中?


  說來便是要營照「高」這個意境。

  有道是水往低處流,法師高處爬。


  猴子和傻瓜都喜歡高處….不是是猴子和賢者都喜歡高處。


  所以法師是種喜歡「高」的職業。


  魔法道行,越高越好。


  魔法高塔,越高越好。


  魔法高帽,越高越好。


  女僕裙子,越高越好。




  而高又取決於低。


  千里之高始於低處。


  也就是凡事但全仔細。


  法師這個行業的經營。


  平時的成績最重要。


  法師平時事業如何累積呢?


  便是要以法力取信於鄉民。


  用祈雨治感冒等基本功來獲取鄉民感恩。


  鄉民便會到處宣傳你法師「高」德。


  法師就可以向上發展。


  一天地方諸侯便會來敬邀法師成為座上客。


  這時候起,法師又要提升自己的基本功。


  作為諸侯的顧問。


  最重要的是能夠幫助決策。


  幫助決策的方式就是做出「預言」。


  「預言」要點有三:不外乎是早、狠、準。


  「早」預言的狀況和實況發生的時間相比越早越能取信於人。


  「狠」預言的狀況和現實的可能性差別越大越顯示神通。


  「準」以上兩點,必須以第三點為前提。謂之預言三大定律。


  為達以上三點要求,法師自然必須看的比別人遠。


  有道是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法師就得住的比較「高」些。


  所以就得住在高塔上。


  但是高塔能有多高,就得看金主諸侯的臉色了。


  所謂萬丈高塔平地起,平日預言的功夫最重要。


  


  說到預言的功夫,那就有所謂的預言的兩鐵則。


  一要有詩性。寓言藉由詩的體裁,能夠讓吟遊詩人聽了傳唱出去。


  達到廣告行銷的目的。畢竟事情發生了,要有人知道你早報過明牌。


  二是作詩要神秘,所謂神秘簡單而言就是籠統,也就是不能讓人輕易猜出你指的是什麼,A來怕別的法師抄你的預言去發表,B來是其實你往往也不知道自己講的是哪件事,籠統就可以讓人自由聯想。具體比方說關於勇者的寓言六零伍貳號:


   當時間到來之時(時間) 


   未知異物由非人處來(地點)


   而命定之人起於人群(人物)


   依照命定彼此相對(事件)


  這就夠神秘了,何時何地何人何事都點了,就是不知何時何地何人何事。但不管是何時何地何人何事發生,都可以涵蓋。


  


  不過太神祕了,感覺就不準。


  但寫的太精確又難免不好命中。


  在統計學上,就是要增加統計分母。也就是預言要寫的多,方向寫的廣。


  那當大千世界各種事情發生時。就比較容易牽拖到。


  如此一來,如果預言中地,難免大家就會承認你法師幹的高明。


  


  魔王由東來,魔王由西來,魔王由火山來,魔王由深海來。


  典型的魔王復活事件的各種可能性,自己算是全押了。


  雖然矛盾,但鄉民通常只能記住單方面的說法,腦容量無法並存相對事實。


  所以矛盾無妨。他們根本無法記得兩種以上的說法。


  只要自己猜對一種,人們就會把別的說法自己排除出去。


  但現在這座蕈狀雲的發生。


  薄伽丘不記得自己有預言過。


  正確說來,是現有的寓言庫存好像牽拖不到。


  完全牽拖不到。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