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想者(陽明山林木)).jpg

  古時候王冕會像當時廣大的小朋友們一樣去幫人家放牛照顧家計,牧童們會到處玩耍,王冕就會在旁邊畫圖,而牛就發呆,如果有人給王冕吃的,王冕就會用荷葉包著帶回家孝敬母親。

  今天早上天氣不壞,社區裡各家的菲傭都把家裡的老人拿出來曬。每個人推著輪椅上的老人,然後群集推到社區的交誼廳,把老人停著,然後菲傭或聚在一起閒聊。這樣就好像古代的牧童在玩耍,而牛在旁邊吃草,什麼事也不作。雇傭一結束,菲傭們就會包著主人給的東西回家孝敬孩子們。

  現代的社會現狀就是這樣,許多人家的獨居老先生老太太就由這樣的經濟形態照顧。本國的小朋友不用放牛了,每個都像小太歲一樣。老人家則交給外國顧來的菲籍牧者放牧。

  菲傭們有時會推著老先生老太太到社區外,一群菲傭就坐在營業場所的附設桌椅上吱吱喳喳,但是並不消費。

  旁人指出他們都沒消費,怎可佔位。

  使自己想到想到有印地安人的名言,約莫是你怎可以買賣土地和天空,錄影帶時期看過的黑澤明”德蘇烏扎拉”,有個橋段是老獵戶責罵賣水人怎可賣誰都可以任意取用的水。

  人類的環境的所有權是文明制約,換個地方也就不成立了。

  牧童出來放牛曬太陽,坐在水邊,是何等自在。

 

#關於上印地安人之言,感謝蛙小小挹注此說虛構說的連結(感謝),分享於此http://blog.roodo.com/dkchen10/archives/8808279.html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