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武道絕地通天(原絕地通天序/)這是高普君的大作,高普君在敝帚自珍的創作領域卻非常樂於助人,是我非常喜歡的人物。
(旁及類型小說觀察(原載於明日武俠報)


《絕地通天是何物?》

絕地通天是什麼?
  絕地通天是一項能改變五大武林的奧秘。
  但倒底是什麼樣的物事具有這般絕大的奇威?
  很抱歉筆者得替作者賣個關子,在看倌隨著故事歷經江湖人心後,「絕地通天」的本質也將越見分明。

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武俠小說寫得其實是人心,藉由練功來標示成長。高普兄的快意之作《武道,絕地通天》,對讀者,對武俠類型提出了一項大哉問。真正的強是什麼?本書數十萬字圍繞著「絕地通天」這個主題發展。武林中人趨之若鶩、神秘莫測的「絕地通天」迸發著不同層次的提問,讓我們重新去思考「武俠」是什麼?在社會上立身所求的又是什麼?

在被尊為大師的金庸武學構造底下,「武俠」常常是懵懂主人公的俠旅,圍繞著奇功和美女。

「都不是?那可真怪,我遇到的每一個武林中人,腦袋裡若不是想著美女,就是想著絕世武功──你總不會是例外吧?」

「這些武林高手,總想著能憑秘笈仙藥練成絕世神功,也不想想這可能嗎?」

  高普兄藉著書中人卻發出了這樣的疑問。一夕間由外嫁接神功,進而搏得他人青睞,以此來驗證成長,是「武俠」趣處,卻也是個窠臼,絕非真正的強者之路。

  本書上承「武俠」談武功、論江湖、講風雲、辯恩怨的經典架勢,技法更兼具「推理」的驚梗不絕和「科幻」的機巧奇詭。各種文類的技巧是外功,但運用外功自若,並且進一步引導讀者去跳脫各文類僵固的趣味,回歸到成長的思考,則需內力,寫出一部外內兼具的武學之作的高普絕對是個高人。要去理解作者為何能夠內外兼修,就不得細數創作道上的掌故。

 

▓武俠起落是個謎

各種類型小說中,與華文親緣最緊密的,武俠絕對是其一。可惜的是新近幾十年,大眾似乎只知道有金庸,頂多再點名一下古龍或新武俠、黃易,還有近幾年頗受注目的溫世仁武俠獎。而其他現況卻普遍欠缺關注度。在行銷上金庸成為絕對盟主,金庸成為一個神主牌,吐納了全部的香火。類型發展上,武俠仿佛已死。

過去與溫武獎得獎者王經意的私聊中,王兄曾經提出他參加的座談中與會高手間的一個疑問:由父執一帶武俠全盛期,到我們這代成長時的武俠凋零時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才造成如此現況,人們似乎沒有答案。

筆者則隨意提出,過去在奇幻領域的一些座談中,筆者有個講題,提到的是奇幻小說的興起。

六年級世代成長時,升學主義處於全盛時期,由於社會長期受思想箝制,解嚴後,人群一度盲目於追逐金錢。除了具實用價值或文以載道的文本外,各種文類已經枯竭,只剩下勵志文類、和當時風格頗平板的言情小說。

升學主義和功利價值下,已沒有純粹的閱讀行為,好萊塢科幻電影、美系電腦遊戲、日系遊樂器、日本動畫、盜版少年快報成為當時少年的逃遁空間,而當時被幻想產品滋養的少年長大後,反身追尋故事商品的源頭──幻想文本,就成為初代奇幻社群的創作者與推行者,結合了遊戲產業的興起和改編電影的風潮,在奇幻小說的帶動下,順便也導火了各種類型商業小說在書店中連鎖復活,創作者路數也不僅拘於傳統奇幻一格。

包含魔戒譯者朱學恆、出版經紀人譚光磊(不好意思本文無法一一點名)和更多在出版以及遊戲業界的同代朋友(有些人是插畫家,有些是譯者,有些則進入遊戲業者),推波了當代青少年故事產品、乃至於文創產業的現況。

而在升學主義全盛時,放置版權漫畫和三十二開小開本小說的新式租書店興起前。那種用厚紙夾訂小說的老式出租坊在全省都在式微。也就是武俠小說讀者大量流失的時刻。而高普兄自小熱愛閱讀,類型經驗似乎便起於出租坊,感受想必比我更深。武俠暫衰和奇幻方興,在升學主義和社會的變遷形成的故事領域真空中,有前後的補位關係。因為王兄來自馬來西亞,不知道台灣的現況,認同了筆者的說法。

而當我將這僅為一家之言的結論告訴同為溫武得獎者的高普兄時,他即興的邀請筆者,未來在他管理的武俠報上發表這個說法。

而今,武俠回來了。與二十年前不同的是,當今各類型故事的創作風氣很盛,也有許多跨平台行銷的可能,我們正在迎接一個文創盛世的到來。武俠文化可預期的將隨華文興起復甦,高普兄的創作資歷或許正是這波創作潮的最佳寫照。當今故事產品,跨平台、借用其他類型技法的情況相當普遍,而高普兄則是真正跨偵探、武俠、科奇幻的創作者。

▓由社會化回歸創作理想、跨越類型、內外力兼具

每種文類都有本格形式,這就好比武俠各門派的外功,而發動這些架招則須依靠內力,作為作家便是人生歷練了。就我所知高普兄是在社會工作一段後才回身發展創作的,所以直到新近幾年才有機會認識他,他創作計畫的明確,跨越不同類型的創作標地和獵取各種獎項的效率之快,足見其內力遠勝不少學生時代以來持續經營的創作者。也就能夠大膽的提出「絕地通天」這個提辯,直接衝撞武俠的世界觀,在俠江湖恩怨、奇功美女的身外要素激發下,反求緣發於自身的成長可能,而這也是社會上的終極奧義,真正的強只能緣於個人獨自的本心。

  成長在本書主角荊介身上特別困難,他有今日我們稱之為學習障礙的毛病,無法望文生義,如果在學資歷社會,可以說是前途無望,在故事中看起來也離「絕地通天」很遠。故事後盤有許多高人遺留下眾多目不暇給的奧義心法,他也是無法讀的。很多人不知道,華文武俠其實是有受到日本劍俠類型影響的,劍俠中的經典人物宮本武藏一生好強,在他留下的奧義《五輪書》中和《武道》中的高人們一樣,直言一生大小血鬥中未敗,這名戰國末期的實用主義劍客,在江戶禪學和小說家吉川英治的渲染下,晚年形像上頗富禪機。日本戰國時代的劍客被稱為「兵法家」,傳授的正是強者心法。

  《武道。絕地通天》在目不暇給的過招和劇情發展中,也順勢將問題推到這個高度,主角荊介誤入鬼棺門,西南馴屍風格的鬼棺門練功,由殺至親開始,因而對外敵產生了必殺的仇恨,這種強照現在心理學的發展來看,實則是被黑暗面所乘,在精神上永遠無法自強,只好不斷殺戮,後來又得到魯門的機關神兵所助,魯門機巧是作者的一個創意,但也沒讓主角被這外物所役,荊介終究得走向瞭解自我之路,進而取回自身傲藏。近十年來社會紛擾,不若解嚴前的社會,星相上冥王星入魔羯座,如何自處自強是當今最大命題。這也是高普的武俠異於上世代,一個高明的命題。

  「絕地通天」好比神話中的「尼伯龍根指環」、奇幻中的「魔戒」,具備誘人走火入魔的魔性。故事中人物眾多,敘事的重心隨著各人追尋「絕地通天」的步伐而沛變,狂獅、魯家小姐、具備小三潛力的彤兒、屍奴、神醫和自然門諸俠……乃至於婢女小娟都是十分精彩的人物。上一代恩怨的引導也很自然,樑逍和荊介的同行令人拍案叫絕,魔頭符陰的起落,和眾反派之間的角力也頗有莎劇張馳。最後是戰霧外放出一記響箭的北方強虜,預示著更壯絕的發展。

 

▓說故事的本心

  依稀記得在評述美國文學泰斗保羅奧斯特的文章中,一句若有似無的話這麼說:最好的故事,你已然聽過。由初民發展神話的本能可以發現,人的本質便是一具故事機器,人心人性,早在胸中成理,只要接觸到原創性高的文本,便可以喚回我們骨子裡對人情世故的胸臆。這也是高普兄的本事。

書序可以是行銷工具,就筆者出版執業期間,也曾見過託名人之名,但其實自己代筆寫序的作者,這種序往往有高度的廣告意圖。

但序也可以是真誠的信賴,作者對寫序者的信賴,可以向外延伸成書籍自身和讀者的對話角度之一,所以這篇序的精神,是確確實實的,想跟各位介紹這位作者,高普,相信您讀完本書,會期待他下一次回到故事現場,再透過書本向您說故事。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