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係關於這類題目的一個開頭想法。


  我私人的主觀經驗的形成階段──也就是記憶的連續形成=歷史,和現在的社會現狀有很大不同。


  現在高度的商業化,以市場,也就是人數,或者說是選票(以上三者都是群體認知在統計上的某一個中間值)來決定價值。


  舊的價值體系。


  壞一點的通常依照某種威權塑造,好一點則依靠某種思想體系推斷。這種舊思想體系已經不復。


  因為過去壁壘分明的時代那種必須對抗的對象的消失,以及主流社會的構成人士的意識形態已經新陳代謝。


  全部文化體系不受過去少數思想體系的挾制,固然大鳴大放,但因為社會網絡、媒體網絡、電腦網絡的發達,難免是有些神經質、焦慮瑣碎、自行其事,而又因為資本主義將經濟學上的金本位,擴散成為社會個體的處事原則,人人都趨之以利,個人資產、證照(代換了過去的技能專長)、甚至人身價值都可被精算。所以紛雜的文化體系也因為追逐利益而各立山頭,但追逐的方向終歸都可以代換成名利而已。


  這種全面性的社會追逐,大致限定了我們日常的價值基準,要如何休閒、要如何工作、要如何消費、要如何創造。


  如今,我私人現在在作的事情,寫些東西也好,可以說在這個定義上毫無價值。

     當然有很多人寫文章、經營部落是有價值的,可以代換成人氣、可以改印成書籍,而這些通過轉換耗能還是可以換算成金本位,或者人氣、立言可以換算成自我感覺或意像,可是這終歸是關於對時間、生涯規劃的利用,也就是仍然是必須回歸到金本位底下計價。(工作和生活是有染的,金錢和休閒間是有關係的。)


  所謂金本位是種價值體系,應用在生活面和社會面,就是將金錢作為一種時間的代幣。即使是把花在娛樂,也經常只是為了增強競爭,所謂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這種價值體系包含了大量合作和競爭行為,如此才能展開各種形式的交易、結盟和文化交流。


  由於我個人是個很容易被套設和合作的人。

  所以感到累了。

  我還是喜歡人,特別是人的個體。

  但對於群體,對於個體被體系約制,對於個體被群體附身。

  更不要說對於以個體利用客觀的體系巧取豪奪私人的利益。

  感到有多做作。


  如今,我多少是有病的。

  這種病甚至沒有病名。

  無法被社會救濟。

  無法消費大家的同情心。

  而這種病症就構成無法配合群體的頑固。

  社會化的敗退。

  只好回歸自我自我。

  所以構成這邊文章喃喃自語的性格。


  所謂文字是為交流而發明的。

  但是除了向外交流的功能。

  也為了對內記錄。

  為了紀錄。就必須盡量誠實。

  誠實和社會化的原則是不同的。

  社會語言充斥著扭曲、煽動、陳義過高、貼標籤、虛以委蛇、隱瞞、殺價喊價….乃至於直接的謊言。

  太初有話,話就是神 


  在神話中語言構成天地:「神說,要有光…」如今語言也構成社會網絡,進一步到未來的網路虛擬世界。語言形成標籤,語言形成符碼,語言變成價格,語言變成考績,語言變成主義,語言代換了自我。

  名是為了描述實,當名與實分離後,當名取代了實後。

  語言就變成了謊言。

  所以成為語言的一切表徵的神的一體兩面便是撒旦。


  撒旦便是說謊者和控述者,扭曲以及影響。

  亞當和夏娃被象徵著撒旦的蛇以語言誘導所食的樹稱為「知識善惡樹」。


  代表的就是名實分離的價值體系,遠離另一棵樹「生命樹」的價值體系。


  打到這,回過神來。

  這樣脫離現實的遙想不能改變什麼。

  在此只想說明這邊的說寫原則。

  盡量依靠直覺做結論,用記憶力作參考資料。(收集參考資料這種技術問題也希望幾乎不用搜索引擎)

  就是作為一種紀錄,注視著自我,想辦法盡量誠實。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