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主義][人物]
華生醫生的憂鬱
---
跟班你怎麼不生氣


自助旅行聖經《深夜特急》作者有回接了個工作,是個很奢侈的構想,是去夏威夷和個建築師磯崎閒聊,每天兩三個小時,為期一個星期。目的是發球讓對方回應,激發對方的想法,是讓建築師能夠在理念上做出跳躍的墊腳石。


有時候身邊有跟班時



培養出一種默契



讓其成為紀錄的受方



一瞬間就會意念飛躍講出很多這絕很厲害的渾話構想



瞬間組織了一場可以在一週內入侵波蘭直搗華沙的偉大戰略計畫。



但是做出這種大跳躍的關鍵前提可能是那個受方而非攻方(註)。
 

在偵探小說中私猜想有個普遍技巧

就是在大偵探旁安排個小跟班

這傢伙的功能當然使負責提笨問題

再由主角解謎。


目的是幫助劇情推展順便讓智力通常也不怎麼絕卓的讀者了解現況(智力絕卓的話就不會看偵探小說了,而會在日常生活裡實踐智力,就好像智力絕卓的人不會去練習智力測驗吧
再說下去大概會得罪很多人)


但是其實要負責當璧球的牆壁、或者說是網球選手的陪打人的。

恐怕是種比網球選手還珍貴的至寶吧!

要甘於敬陪末座、陪太子讀書。

揣撤並擊出各種選手需要練習的球種。

具備適當的技術、對於現況的理解力、又不強出頭、甚至有高度的忍受無聊的能力。

只能說礙礙內含光吧。

就是這樣的人。

所以當大偵探不厭其煩解謎的同時,我們應該發現的是,有個人具備某直種神祕的人格特質,願意幫助現況發展,不厭其煩的在看似笨實則正確的角度提出問題(這種往特定角度發球的能力是種直覺),在偵探提出初步可能時,再回擊作球讓偵探殺出石破天驚的一擊:「人是xx殺的!!」




當然我們不能高估很駑鈍卻當得了醫生的華生。基本上,這樣的人大概是理解力、同理心達到一個平衡點,也許不見得有創造力和猛爆的反應(如果太快就不是練習而是實戰了),但和福爾摩斯默契佳或者性格上能夠配合、立場較:抽離、輔助亦或客觀,至少是清楚能夠知道自己扮演的角色的人。那這樣個性帶有種隱諱特質,好的當然就會變成華生,壞的當然就會變成本來是福爾摩斯弟子後來變成他頭號反派的人物囉(註)。想來科南道爾應該是早慧而身邊常有跟隨人物才寫出這兩類人吧。


■福爾摩斯的傲慢
關於後來變成大魔王的弟子 

這大抵是弒父情結的一種。因為長期練習與見習,一方面可透過模仿學習一方面則處於較邊緣(輔助)的位置,自尊心較有問題的人,將處於這個輔助位置認為被壓抑,被壓抑便會去比較,透過模倣覺得自己與對方相當,覺得自己與對方相當卻又被壓抑便產生恨意,這是將自己沒有創造力的事實歸咎於別人的作法,也就是因為自尊心低,才無法承認自己,而把問題歸咎於福爾摩斯的傲慢吧,但是終究問題還是來自內在的,認清自己的特質就會瞭解問題不是透過表象的模仿,因為如果只有表象的去羨幕別人的才能,那想得到表面的結果就會去剽竊去作弊,而因為潛意識知道自己作弊,顯意識又不承認,只好去抹煞來源,永遠的繼續拘泥在表面價值上去比較,而無法從自己內在提取出真正屬於自己的力量(這也是種「無面男(神隱少女)」吧)。實質上華生恐怕有比福爾摩斯更成功的生活吧


 

此外,在角色的對位上,華生的角色也可能升級,反過來變成心靈導師的角色,引導莽撞或躁鬱的年輕冒險者。


 註:攻、受是惡搞同性戀的用語,過去的說法是1號與0號。 常見於腐宅用語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