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幗戰妓:梁紅玉

本文原載於明日《十大妖姬1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6389052

 

官妓齊出賽足的好日子……

 

  二十出頭的濃情女子梁紅玉踮著腳走在街上,風姿措約的蓮步,彷彿腳尖之美盡出的宮廷舞步,惹得路上販夫走卒注目。她和上百名女伴們穿著紅裙、套著稱為背子的長外掛(可不是棉被呵)、頭戴花冠,一眼望去,便可知這夥花娘子是官妓。

  由於儒學發達,大宋女孩們的服著典雅樸色,胸臀被衣物遮蔽,看不出端倪,女孩們的小心機表達在他處。男人們的目色由織錦衣裝往下游移,一路看到裙底,也才能在步幅的起落間看見女孩們的競豔之處──

  長長的裙襬下,那大宋工藝品味的呈現:一雙雙小巧華麗、發著春色的錦繡鳳鞋各有不同。雙雙鳳鞋像是躍動在水鏡上的對對鴛鴦,在趕路的煙塵漣漪中游動。

  這京口的工商生活節奏快,城市的女孩們不像古時席地而坐,而是坐在新普及的高桌高腳間起居,加上不用下田,正風行的手工藝也能夠坐著操作,女孩們在高座中取得男士般的尊嚴與樂趣,但雙腳的負擔輕了,藉著新款放腳傢俱「踏床子」的熱賣,展示雙腳的時候多了,又流行起了一種新時尚──小腳兒。

  小腳便是所謂的纏足,是趁著四、五歲女孩成長時,把腳用布巾裹住抑制腳長大的倒錯品味,。這時尚品味伴隨著無限的畸形可能,成因說是男人很愛,但要普及,則要靠女性,吃痛賣力、抓對比較、教導後進、千百年後越扎越小。

  男人的垂涎眼光絕對是病態的,女人又是怎麼丈量自己的呢?罵別人腳小,嫌自己腳大,一邊罵還一邊有人跟進,這就是流行。在南北朝,小腳還是宮廷伸展台上后妃的花俏發表,到了宋朝,成為時尚,但也還不是讓婦女裹足不前、足不出戶的普遍禮教家規(流行一旦固著下來,就成為陋習)。

  這個時代的小腳還算大,沒有綁到足弓變形、指背蜷曲,沒有扎到痛不欲生,以淚洗面。江南一帶,七、八歲青春期前才裹,纏裹的是女足寬度,而不是長度。同時代,號稱三寸的潘金蓮,纏得一雙好小腳是特例殊榮,否則也就沒辦法上謀殺案社會版頭條了,所以眼前這群官妓也還算行走自如,之所以步姿綽約、纖踏徐行,是因為鞋底還蹬著墊高的深底木屧之故,這讓她們的腳兒顯得更細更尖。

  帶頭的紅玉被一抹烏雲罩頂,一回望,竟是江邊的水軍樓船的巨帆正在蔽日,這群江南女孩們全湊到紅玉身邊,在帆影下躲豔陽。一聲綿長的高喝聲唱開來,水道旁千百名赤膊的縴夫齊聲喝唱,隨著節奏,拖拉著軍船沿河道避行,要閃避來頭的巨船。

  來頭的巨船上頭載著美麗的巍峨巨岩,岩上還開著原封不動的怪松和綠植,巨船後頭還拉著不絕的船影,延著江水往天際遠去,這是要開往東京皇園參展的「花石綱」物流,在緊湊的河道中霸行。

  樓船戰艦靠縴夫引力,避開對流的花石綱船隊。帶頭的花石綱巨船迫近,後船接續流連浮過,從員齊聚到船舷邊,看著比浪花更瀲灩的官妓,女孩們嘻嘻笑地回應,自顧自地唱起流行的大晟風格宋詞。紅玉沒有唱,被遮蔽在巨帆下的臉明顯露出恨意,江南出身的紅玉一臉濃情,什麼表情都很分明,自然連厭惡的表情也很明豔,連三分惆悵的怒意都顯得美麗,紅玉的身體知道,花石綱與自己淪落為妓很有關係,登在木屧上的柔軟身子彷彿在蓄力般地顫動。

  紅玉不是一般官妓,而是營妓,是一種隨著大宋特殊的兵將分離制度,經常被將領交接的軍中情人。大宋為了怕將領擁兵自重,將官調走時,無法帶走一手拉拔的部隊,也無法帶走相好的營妓。這裡是京口,遠近處有死巷般的泊口黃天蕩,是宋軍的軍港要塞,紅玉和上百名姊妹隸屬於京口水營。

  今天她們整戶姊妹是出來參與軍祭的。水寨旁展開賽會,紅玉羨慕的看著市伎跨馬飛過,表演快箭射靶,那鞍上的眉飛色舞看得紅玉好羨慕,旁人以為像紅玉這樣美麗的纏足女子是無法鐙馬飛進的。紅玉也不管別人如何打量她,墊步和姊妹們步往江緣水淺處,漾漾的江邊已聚集了無數婦女,婦女們環江而坐,個個裹著漂亮的小腳,一個個青春少女自顧自的,或者在ㄚ鬟幫托下解開華麗的繡鞋,展開裹腳布,開始在河邊洗起纖足,那成百素足婦女引來了上萬群眾圍觀,這是名聞遐邇的「曬甲會」,為了紀念百年前遼宋議和。

  議和就議和,女孩們幹嘛曬腳呢?原來是因為「曬甲會」意謂著議和後,重甲將入庫收藏,宋軍將士解甲曝曬,曬甲諧音曬腳,最後又引申為「賽腳」,意味著婦女們裸腳鬥豔,這不顧體統的婦女露天洗腳大會便是這樣來的,是個對腳有自信的女孩的博覽會,這種小腳比賽比得是小心機,是實實在在的鉤心鬥角。當時宋朝稱時尚為「角」,弓起的小腳謂之「鉤」,俗語說的鉤心鬥角,就是這麼來的。

  男丁們探頭探腦,品頭論「足」,婦女們讓足弓肉掌袒露在水下,如果是百年後的腐儒年代,肯定覺得不倫不類。足水四濺,實在是夠赤裸的,連江上的花石綱隊列,也都因帆舵手趨於船舷,圍眺著婦女滌足而大亂。

  梁紅玉解了鞋,還未解下襪套,睥睨遠江,眉頭緊蹙,好像發現了什麼。眼前一艘水軍鴛鴦艇划擺岸邊,這艘雙聯軍艇上頭擺著軍鼓,是校練水軍時的鼓令船。她套著錦襪,綿綿信步朝鴛鴦艇走去,逕自登上了鴛鴦艇,艇上的軍士臉上詫異,紅玉也不管的用指頭刁走軍士手持的鼓棒,軍士覺得這營妓腳小無力,取走鼓棒做啥,口頭上揶揄著棒子被握的淫語。紅玉沒空理他,持棒雙觸鼓緣,濁濁共鳴聲泛開來,同時候,江邊起了事端,圍觀群眾鼓譟起來,千夫所指之處是一艘大意的花石綱重船就將牴上江邊軍船,花石綱船艦往往載重過沉,意外頻傳,若是一個不留意便是船毀人亡,層出不窮的花石綱意外,不能不說是朝廷的浮誇之過。

  眼下軍船為了迴避重船,急忙開槳,排槳卻好像打結了一番,亂划一通,軍船直在水面窮打轉,連著周邊流過的畫舫民筏都開始紊亂,載著巨岩的船艦像是個兇兆般逼進江面上的軍船與輕舟,有些獎夫乾脆棄船跳水,參加曬甲會的群眾,眼看著災難即將發生,曬足婦女驚嚇的想離開水緣,倉促間因為腳小不穩,跌進水花中。

  這時一陣鼓音泛開來,人們往鼓聲方向望去,竟是江緣鴛鴦艇上有個官妓在擊鼓,鼓聲急徐有致,彷彿號令的軍鼓,人們訝異的意識到這官妓是通水師鼓令的,。幾聲鼓襲下來,首當重船其衝的軍船如同意會了鼓令,排槳起落漸趨一致,軍船在水花上作動駛開,一旁的畫舫民筏也連動起來,循著連綿不絕的鼓聲落槳搖櫓,好比龍船整齊劃一,在千鈞一髮的時刻避開了花石綱船隊。

  花石綱船隊順流遠去,梁紅玉氣喘吁吁,用手背抹開垂落的汗透髮絲,她以驚人的見識,洞察了船隊失序的可能,提著小腳挽救了一場災難。在江邊萬民的叫好聲中,她把鼓棒還給目瞪口呆的軍士,回復成纖纖小步,提著裙襬,裊裊生姿的下艇去也。

  她回到那些年輕的官妓妹妹們的身邊,所有的女孩都和江邊軍民一樣驚訝,大家訝異梁紅玉何時凌波微步到鴛鴦艇上?,又為何能夠擊出船令?

  紅玉笑而不答,只想套回自己的繡鞋,突然眉頭一鎖,喜怒形於色的她眉目不耐。剛剛救了一江船隊的女郎不悅起來:因為她遺在水傍的繡鞋不翼而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擊鼓四十八日 圍困十二萬鐵騎的奇妓女將

敵將金兀朮:「麥擱趴阿──鼓聲打得我神經衰弱!」

 

   不讓鬚眉的救國軍妾

       梁紅玉

 
「楊國者,故韓忠武王之妾也,梁姓……流寓京口為營妓。然任俠好義,無娼氣。」──《楊國夫人傳》

「家家裹足,似足不小,不足以為人。」──錢泳

 

▓花石綱之亂

  被發配到營中充當營妓時,梁紅玉已不算是個少女。自己還是個女童時,總是看著擔當武官的父兄開強弓練武,自己也多少學著紮馬步,聽著父兄練打軍鼓號令,鼓令的律動埋藏在身子深處,成了天生的本事。七、八歲時,因為也是個官家女兒,家裡學風流纏起腳來。那纏腳先是發燙,之後是發腫,這時刻絕不能拆布的痛楚常讓她掉淚,套上小舟般的纏足鞋,出於憤恨,她更是咬牙勤走,想用裹腳走得輕盈,這一走,走到雙腳腫脹,裹腳布濡濕滲水,家人請了醫生拆布診療,以藥湯洗淋止腐、抹上常藥「花蕊石散」、「生肌玉紅膏」。

  那看腳郎中是門庭若市的小腳專科,待病灶根除後,囑咐以杏仁、乳香、桑白皮等藥材湯煮而成的「脫骨湯」泡腳,使雙足柔軟,易於重新綑紮。梁紅玉自討苦吃,咬著牙練走,跟著練快走,還想練得更輕盈,,練得勤時,夜裡便痛到輾轉不能成眠。一日,紅玉試著調適疾走配重,城外金鼓大鳴,身為守官的父親奔回家中,囑咐姐姐們收拾細軟,梁紅玉小尖腳兒正發難,在痛楚中和百姓一同撤出縣城。

  紅玉早先常在扎腳中掉淚,平日走走遠路就腳如火烙,實在沒聽說外頭發生什麼事了,只依稀知道什麼「花石綱」、「方臘」。

  跟著逃難隊伍逃入林中,林葉不透光,卻看見一株株大樹吊著牛羊。這是多麼神奇的光景,好像能長出牛羊的樹。但走近一看,吊在樹上的哪裡是牛羊,那是一具具裸身的女人,全被布巾縊死在枝幹上,往遠處四方看,一棵樹接著一棵樹,都懸著搖擺不已的裸屍,山林間的女屍就這樣綿延相望,逃亡隊伍走了數十里還看不盡。紅玉因為無法走遠,有時給人揹著,有時給人抱著,看著懸屍的腳垂在自己的眼前,有不少女人是小腳,就是走不快才被害的吧。

  大家走那麼快,到底是在躲什麼呢?一路走下去才遇見官軍,沒想到父兄卻因為棄職擅逃而被押了起來,紅玉把沿著吊屍路聽說的拼湊起來,才知道在自己為雙足痛楚的期間,爆發了一場稱為方臘之亂的血腥動亂。

 

■官商勾結,暴斂橫徵

  因為承包花石綱的BOT局處包商假借徵收,暴斂橫征。運送過程不但是破壞公共的水門和河道,在路面移動時,動輒毀門破戶,見哪戶有稀奇花草,管你是龍眼樹、還是塊適合作硯台的石頭,就闖入貼上徵收勒令,然後拉著徵物破牆而出。遇上釘子戶,地方官衙也幫著欺負老百姓,且隨便拉伕踏上運送花石綱的上京之路。這漫長路程自家無人勞作不說,民伕還得自備糧抹,因為朝廷給的運送預算雖高,據說一塊太湖石就給了八千貫,夠兩百家中等戶口過一年,但早被中飽私囊。事情發展到強徵「花石綱」時,家裡庭植被徵收的民眾還要給包商賄賂,否則包商刻意將奇石碰掉個一角,便怪罪到民戶頭上,以「大不敬」之罪抄家。許多人被逼得家破牆毀,賣女賣兒。

  大不敬之罪是指冒犯皇上之意,可是這一切,後來在元宵節還開放皇園與民同樂的時尚大帝宋徽宗一點都不知道。他心情好得很,不時在監督御苑艮嶽的工程,指導造山填土,還在裏裡頭的江南主題商店街扮起掌櫃,和第一名妓李師師鬧緋聞,真正做到親民愛民。

  這樣的暴斂橫征十多年後,包工程的朱緬變成富豪,辦事處號稱「小朝廷」。還創下強徵民地,五日內撤遷百戶的紀錄。但在徵收田轎仔方臘家產時引發了矛盾,方臘是地方上的摩尼神壇爐主,老婆也一副女巫的模樣,自封聖公造反。數十萬暴民跟著方臘一起作亂,襲擊官署,抓到公務人員就肢解抽腸、起鍋生煎,或者用響箭射成刺蝟。徒眾們躲在一個叫作清溪峒的巨窟中,將擄獲的良家女子充作性奴,裸身逃出的女子往往羞愧地擇樹上吊,屍體連綿垂掛,遠山相望有八十五里。

  當時暴民來襲,父兄逃遁延誤軍機處死,梁紅玉才被配發當營妓。幾個姊妹都失散了,朝廷調了十萬大軍來平亂,這些武將出戰不積極,倒是經常召妓宴飲,過去和平時有令武官只能召妓宴遊卻不得淫宿的規定,然而戰亂時候全解禁了。

  十萬大軍往返調度,自己做官妓宴飲不斷,仗著小時的基礎能夠舞劍,宴飲的將兵看見小腳妓女開舞雙劍,莫不鼓譟。

  「我那時候轉調長安防務,妳知蔡京大人怎麼說(註一)?說我只能喝冷茶了因為長安妓女腳小,奉茶慢,沒想到妳們京口的金蓮還能舞劍。武官們對管理營妓的樂營將稱讚紅玉的劍藝。

  這天是賀歲之夜,方臘被破,徒眾遭斬殺十萬,蔓延五十二縣,路死兩百萬人口的暴動終於告終,將兵們在各營中狎妓狂歡。今晚的武官們來自西夏防線,屬王淵帳下,是操著濃重西北口音的馬兵。

  梁紅玉真想一劍刺死眼前這個武官,然後拉起武官配戴的二十石強弓,一箭一箭的把全席的武將通通殲滅。「姑娘,生氣啦──」注意到梁紅玉色變的醉將嘻嘻笑道。梁紅玉背身將射殺過程想像一次,再反過身來對醉將嫣然一笑。

  ※※※

  然後趁酒酣耳熱,忿忿央央地退出宴席。全營都在奉承剛剛那名叫辛興宗的醉將,此人據說生擒方臘,但以紅玉的迎往經驗,覺得方臘鐵定是正在如廁,否則怎麼會落在這種貨色手裡。

  想到父親是因為方臘動亂失職而死,現在方臘被破了,自己還在奉陪鳥官們,這豪情姑娘心情難得幾分複雜。不過自己算幸運的,因為喜怒形於色,武官們反而喜歡自己,又有一技之長,沒人太為難自己,反而是那些朝生暮死的戰士常常將掠物遺贈給自己。

  一些因欠稅被配作營妓的好人家妻女就沒那麼幸運了,因為舉措彆扭,動不動得挨軍鞭,打個半死後,明日還得上宴。但這些姊妹們,比起因花石綱被賣到市妓私娼的民家女兒們,因為沒有一技之長,只能侍寢,也不算遭遇太乖違了。

  世道如此。想一想這些荒淫的大兵,今天緊抱著女性的身體,明天就是在戰場上被割頭斷手、在著火的艨衝鬥艦上烤成灰、被蠻族騎兵踏成肉泥。武家出身的紅玉認為自己不該像其他姊妹般怨燜男人,豁達些、俊朗些就可以看出男人的渺小,堅定自己的驕傲。

  小步走到廊簷下,宴飲聲色漸遠,紅玉正要嘆氣,忽然看見暗處伏著龐然大物,她幾乎要驚出聲來,那暗處的雄物,竟然是一頭黑紋老虎。這件事編在《楊國夫人傳》中,改編成名劇《玉玲瓏》。是梁紅玉超越女身命運的逢魔時分。

  紅玉跌坐地上,小腳使不上力的在地上亂蹬急踏。冷靜下來觀察後,發現那黑虎原來在作酣,一抹布物在黑虎嘴下發出異光,那是一雙鳳鞋。梁紅玉冷靜下來,恐懼中擰出一點點恙怒。這頭老虎怎麼回事?銜著打呼的,是姑娘我的繡鞋。

 

■梁紅玉巧遇韓世忠

  「方臘乃俺所擒──」老虎忽然說起陝西話來,再定睛一看,剛剛是眼花了嗎?眼前哪裡是陝西老虎,只是一個醉醺醺的年輕軍士。

  「怎麼稱呼?你不跟同袍宴飲,一個人獨醉?」在暗廊下,紅玉看這年輕軍士肌力豐足,相貌似乎頗英俊,因為樣貌讓紅玉羨慕,故多問了幾句。

  「俺為何要跟妳一個賤戶說?」軍士醉醺醺的指點眼前的官妓身影說道。

  紅玉自討沒趣,以腳尖行前三寸,突然開出雙劍,抵著軍士懷中的繡鞋:「憑你拿了姐姐我的繡鞋……」

  「有什麼證據說那是妳的?」

  梁紅玉用劍尖挑飛了繡鞋,待繡鞋落地,脫了自鞋換上,那繡鞋完全合著自己綁扎過的巧筍。

  「妳真的是那個擊鼓花妓?」軍士正色道。

  「俺,韓世忠,乃延安人士────」在戲曲《玉玲瓏》中,韓世忠這麼說道。

  「奴家梁氏,小字紅玉。」在《雙烈記》中,梁紅玉則這麼回。在正史中未提及名字的梁夫人,至此清晰了面目。一對男女在夜色朦朧中初識。

  以繡鞋驗明正身後,這個韓世忠自報身分,。少年時喜歡幹架喝酒飆馬,人稱韓潑五,後來投軍參加和西夏異族的戰爭,不過軍功上報,因為主帥童貫不相信而未有結果。這次南下討亂,生擒了方臘,卻又被領隊奪走俘虜,功勞被占,心中不樂,前兩日在京口買醉,驚豔於一個擊鼓姑娘,一時酒迷心竅,取了她的繡鞋,今晚則又是另個買醉夜。

  「你喜歡我?」紅玉直接向這青年士兵問道。

  「喜歡。我已有妻室,但妳在街上與我對到眼,既沒勾我也沒避開,是個正直的女人。」韓五郎說道。對上眼,這點梁紅玉倒沒印象。自己不是太纖細,或許真對到眼過,自己卻忘了。但這男人的直率和雄偉確實讓梁紅玉很有好感,覺得他所言為真,是個自己想幫贊的男子。史本慎重地記載了這次一見鍾情,紅玉隨即引了韓世忠入幕。韓世忠一把抱起眼前的小腳官妓,幾個跨步就把佳人抱上了寶床,紅玉柔情不多,但韓五郎的傖促之舉卻撩撥了她的慾望。她讓韓五郎端詳自己的八寸小腳,韓五郎因為中過毒箭,缺了幾根指頭(註二) 用僅剩的六指捏了紅玉的鳳首,引來紅玉一陣酥麻,而江南的紅玉因長年提腳,窒戶的緊鎖(註三) 亦讓這陝西漢子越是奮勇,天明時分,兩人已經決定買紅燭成親,但韓世忠沒有錢替梁紅玉贖身,在無奈中被調返。

  梁紅玉先去參加高階將帥楊惟忠的宴飲,回來後取出自己得自眾兵們的財帛,充當買罪錢,她心中知道韓世忠必然回來,過了月餘,五郎果然換了服色回來,原來是楊惟忠將梁紅玉告訴他的原委入京報告,韓世忠因擒方臘,加官「承節郎」,這是個等同武科進士的武將入門官缺。

  梁紅玉用準備好的買罪錢除了自己的娼籍,把自己嫁給韓世忠作妾,讓這頭黑虎當她的男人。江南美妓梁紅玉決定了自己的終身大事,方臘破了,而徽宗似乎也有在反省,長江一片美好,大宋即將回復春色,沒想到,真正的浩劫顛倒了紅玉認識的世界。北方的滾滾烏雲南下,幾匹快馬前後傳達了晴天霹靂的消息,──一支初興起的戰鬥民族「金」,竟然洗劫了東京城,滅絕了宋朝的中央政府,人類文明岌岌可危。

 

■天外飛來橫禍,繁華市區淪為戰場。

  和大宋相比,金人沒有文明,是個山岳游耕民族,非常會騎馬打仗,兩、三下就把將宋朝壓死死的遼人打趴,席捲宋朝也超有效率。

  複習一下宋朝歷史。為了幫助大家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我們簡短報告一下,九百年前金人入侵宋朝,大家只要是想成和平的地球被殘酷的宇宙流浪民族外星人攻擊就好了。

  就這樣,宋朝首都東京的精華夜市商圈、知名夜店白樊樓、六十座戲院,《清明上河圖》裡所有好玩的地方都被邪惡光線砲蒸發了。漂亮的各號妓女也被外星人用牽引光束拉上金字號母船,宋朝的皇帝、姓趙的一家人,包含爸爸徽宗,和兒子欽宗兩位皇帝,一大堆公主、皇后、親王也都被吸走了。他們就這樣被拉上遙遠的太空,再也沒有回來了,若干年後,時尚大帝徽宗經過勞改實驗的大體,才被送回來。

  連皇帝都沒有了,也沒有可繼位的皇族,金字號飛碟來去自如,也無意佔領經營,只是亂七八糟的發射光線,地球文明遭受空前危機。

  由於宋朝白宮已經被夷平,勇敢的民眾組成義勇軍,為了人類作最後一搏。他們組成的份子有鹽商、山賊、被打散的官方部隊,還有勇敢的青少年。多年奮戰下來,最有名的是在背後刺上愛國標語的超級英雄岳飛,最威重的則是韓世忠。

  因為梁紅玉當過營妓,深知軍中升遷文化,帶著梁紅玉的韓世忠官途忽然就通樂了。韓世忠組織韓家軍,並且開發了能射五百五十三米的「克敵弓」、連鎖甲、狻猊盔來加強軍備。

  而梁紅玉不只和韓世忠打得火熱,還親身投入韓世忠的事業。雖然已經陷入亂世,梁紅玉還是巧思活用以前送往迎來的智慧,把盛宴大菜改成小份小份的,如同和平時的夜市宵夜分裝,將點點心意用來犒賞團練空檔的將士,這就是後世「點心」這個字的由來。而且還自己編織葦箔,幫百姓蓋房子。梁紅玉成了軍中情人,士兵們謠傳那美麗的弓行身影,具有開二十石弓的神力。

  難民們在往南方逃亡的路上交換情報,發現竟然還有一名皇族也逃了出來,那就是繞跑大王────以「泥馬渡康王」傳說聞名的──趙構。梁紅玉鼓動著韓世忠帶領部隊追隨康王南下。

  當初東京圍城時,趙構本來自告奮勇和金人的談判,結果因為神經太大條給金人塞了回來,第二次再去,在路上就繞跑了。金軍的戰將們覺得沒誠意,就一路騎馬掃蕩東京,抓走全部皇族,像趕牛般趕回母國。

  雖然徽欽二帝還健在,只是留在北方勞改,但趙構看正副元首都當了外星俘虜,就自行宣布當選,史稱高宗。金軍後來又南下掃蕩高宗的革命基地杭州,高宗「抓不到、抓不到」的嚷嚷著,逃到海上去了,等到金國飛碟飛走,高宗又跑了回來,讓金國人感覺像在跟蒼蠅戰鬥。

 

■禁衛軍兵變,梁夫人快馬求援

  雖然動盪不安,杭州城卻力圖維持繁華。在東京很有名的趙五嫂魚羹,移到杭州重新開張,高宗親自到店,試吃以後賞了十枚金錢、一百枚銀錢和錦絹十匹。有名人加持,市民紛紛排隊消費。

  穩持住繁榮是當務之急。金人的入侵,與其說是威脅到國家,不如說是在威脅生活方式,小腳仍然踮踮行走在街道上時,人們分成抵抗派和議和派,思索如何拱住大宋的生活方式。

  士人張邦基清楚的報導到:「婦人之纏足起於近世。」這也是第一則纏足的明文,在宋朝普及以前,僅有后妃纏足的傳說。妓女所唱宋詞中也經常提到「金蓮」。也就是因為大宋的工商發達、生活時尚,女性才會開始纏足的。

  後世有段文章提到:

  有個瞿某提議禦敵之道,就是誘使北虜的婦女也綁小腳,讓男獸耽溺,削弱他們的戰鬥指數。不過隆慶時,山西石舟被攻陷,婦女被驅趕至塞外,因為北虜厭惡她們腳小走得慢,就把小腳通通砍掉,人用車子載走。

  不過那是近世的萎縮小腳,根據考古,宋朝的小腳著重在將腳束窄,前端束成尖弓。小腳與鐵騎是敵對元素,和迷你裙、纖體一樣是種癡迷。

  韓世忠駐紮在前線,纏足的梁紅玉則在杭州照顧韓家人。

  杭州的日子不上不下,高宗威望不足,引來了禁衛軍嘩變,給禁衛軍關在破廟裡頭。韓世忠駐軍在前線,禁衛軍闖進韓世忠的府邸,抓住了韓家老小當人質。姬妾梁紅玉挺身在前,禁衛軍看她漂漂亮亮的,讓太后封她揚國夫人,。妓女封夫人,史上少見,要她到城外迎接夫君,作為拉韓世忠作夥的手段。梁紅玉蓮步妖嬈的走向城外,忽然借了快馬跑了,禁衛軍面面相覷。這弓腳操鐙也太厲害了吧。

  韓世忠遠遠看到有快馬前來,竟是紅玉。「快別多說了,即刻護駕!」作了封國夫人的紅玉迴馬喝道。杭州城禁衛軍還在讚嘆那小腳侍妾馬術了得時,紅玉已經騎回來了,而且身後還有韓世忠快速的強行軍。在紅玉的果決之下,禁衛軍猝不及防,韓世忠迅速的平定軍變。

  亂平後,士大夫和富商仍然召妓宴飲,力求忘懷,紅玉在湖園看見一群文商和妓女築了球壇踢毬,其中還有名妓趙元奴。人群中有個女子引起了紅玉的注意,那是個失了顏色的女人,認真看幾眼才會發現她長得異常標緻,這是一朵枯萎的牡丹。

  「那是李師師耶──」人們告訴紅玉。

  李師師曾經是東京士人人氣票選出來的花魁。那就是明載了纏足諸事的張邦基的著作《墨莊漫錄》中,提到過的名著一時的妓女。紅玉想起文人花魁比起武家營妓,在盛世時品級高多了,不禁替李師師嘆了幾聲氣後離去。

  「剛看熱鬧的夫人是誰?衣服顏色沒有品級,看來只是官妾,但氣宇軒昂的。」球壇上有女人柔聲問道。

  「師師,那是韓世忠的妻子梁氏。雖曾是營妓,卻被封了國。」文人踢回高毬道。

  師師像是吸納了陽光般,笑著接毬。

 

名妓超級比一比

梁紅玉

 李師師

經歷

營妓、官妾

#名冠中國第一花魁㊣

專長

擊鼓

#琴棋書畫、宋詞歌唱㊣

交往對象

名將韓世忠

#政商黑白名流,皇宗皇帝,宋詞天王周邦彥等人㊣

特殊事蹟

快馬救駕、以擊鼓才藝圍困蠻族十二萬鐵騎四十八天。㊣       

#寶床即是官場後門

封號

#楊國夫人、兩國夫人、巾幗英雄㊣

#瀛國夫人,「十大名妓」、「四大名妓」入圍。

退休生涯

養兒育女陪伴夫君㊣

#敗犬

 

 

 

 

 

■金軍發動總攻擊 

  「急報!金國十二萬鐵騎南下。」

  西元一一二九年的秋收,金軍一路掠奪,大破北方防線,準備一舉掃蕩宋國。

  高宗要逃,韓世宗說北境已失,如果杭州又失,還有哪裡是國土呢?高宗揮揮衣袖,指示韓世宗當京口防線指揮官,還是逃到海上去了。

  韓世宗帶著部隊開往京口,兵力只有八千,梁紅玉堅持要跟著,因為京口是兩人相遇之地,兩個人在那兒的江水旁私訂終生,。金兵南下,那兒是個迎接世界末日的好地方。

  金軍來去如入無人之境,「搜山撿海」要抓皇帝趙構,但因為趙構出海太遠而索性放棄,。他們愛來就來,愛去就去,掠奪是季節事業,根本無意長佔中原,要補貨下次再來即可,而且全軍陷入民兵游擊戰的騷擾中,金軍不耐煩,衝入杭州燒殺一番,帶著大量的掠物準備北撤。

  金軍主總帥金兀朮聽說京口宋軍,正在歡度由主將侍妾所策劃的上元節慶典,因此放心在京口渡江時,一支八千人的小兵力突然抵達堵截,原來是宋軍聲東擊西之策。金兀朮趕緊登到山頭偵查,卻遭到埋伏,差點給活捉,其中一個埋伏的紅衣猛將更是驍勇。原來那是八千之師的指揮官,一個叫韓世忠的人物。因為急著帶戰利品回家,因此託俘虜下戰書給韓世忠,約定好速戰速決,兩軍隔日在江上佈陣會戰。

  金軍帶著金銀財寶的驕兵列陣江上,金軍人多勢眾,丟鞭子就可以活埋宋軍,更何況宋軍不堪一擊是國際上出了名的。雖然宋軍擅長水戰,但根據調查,這個韓世忠是個北方陸戰將領。新近金軍還俘獲了宋軍的輪船來用,金兵個個心想,可以馬上歸北,分紅過年了。

  金軍兩千艘擄獲來的新式船艦上前,韓世忠只有三百張孤帆。

  兩軍一接戰,金軍卻屢衝屢敗,四太子金兀朮不愧為名將,在弓矢和風聲中聽出了敗戰端倪,宋軍方面的指揮艨衝大艦不斷地傳出鼓聲,猶如一顆火熱的心臟,鼓動著三百戰船的動靜脈衝。看來韓世宗有個很通曉士氣韻律和軍船組織的鼓手。

  金艦幾次出陣都衝不過封鎖線,這條南方的海河,這無情的長江拍打著船板,金軍被打得船破人沉,連金兀朮女婿都被生擒。隨著季節變換和補給的日趨困難,金兀朮查覺到自己對南方江河的困惑,準備討饒退兵,他約見韓世忠,表示金軍願意放棄戰利品,並且奉上愛馬奔龍,向宋軍買路回家。對金人來說,掠奪是一項產業,愛馬是名將的生活表徵,放棄戰利品和送出名馬可以說是最大誠意。

  不要。「還我們皇帝來!」

  韓世忠表示。

  金軍只好朝一處泊口退去,準備靠岸逃走,這個泊口就是死港黃天蕩。十萬大軍入港以後突然發現動盪的江面不動了,鐵騎正喜悅於不用再忍受暈船時,忽而察覺不對勁,水面緩止表示這是個死胡同,發現無法脫身,金軍馬上鞭打俘虜來的槳手回舵轉身。黃天蕩出口赫然出現千條鐵索,這是韓世忠佈下的封鎖線,鐵索後方是那不息的鼓聲。

  金兀朮逃走的決心不比趙構差,竟然命令全軍連夜挖出三十里的渠道繞路航逃,沒想到大軍一出,被超級英雄岳飛奇襲,並且吃掉南京方向退路,又灰頭土臉的退回黃天蕩。

  金軍重展艦隊,船艦遭到宋軍用鐵索勾破,幾次衝殺都被韓世忠由封鎖線擊退。

  派出幾輪使節船也通通被射回。

  金兀朮感到很煩惱,又聽到遠江鼓聲揚起,他知道他的艦隊又被擊敗了,十二萬大軍被八千人封鎖,簡直是沒有倫理,喪盡天良,一天、兩天、半個月、一個月,那戰鼓聲打得他神經衰弱「擊柝之聲,自夜達旦。」金國的史書寫到。他悲涼的走向艦艏,不知何時才能再見到遼闊的北方天空。憑著北國鐵騎通常都具備的好眼,一眼望穿了戰爭迷霧,看見敵陣艨衝的高樓上,坐鎮的不只是韓世宗,還有那永不倦怠的巨鼓,金兀朮越看越遲疑,那蒙皮巨鼓旁的戰甲鼓手的身形也太嬌小了吧,竟然,……竟然是個南國女郎。

  這鼓聲有時大有時小,但韻律都是一致的,不對,連鼓聲力度都是一致的,。金兀朮不聽南國的靡靡之音,所以耳力很好,那麼聽來聲音會大小有異是為何呢?原來是因為風聲隔斷,。他看著風鼓起著船帆,如果鼓聲是宋軍的心跳,那風就是宋軍的呼吸了。

  他心中已有計策,召集鐵將們展開會議。

 

■黃天蕩上起紅蓮  

  紅玉已經挺立在船樓上四十七天,今天是第四十八天。他們三百艘船,八千倦兵,已經堵住異形般的金國鐵騎四十七天了。十二萬大軍、塞滿黃天蕩的兩千艘戰艦,這就是金族的全部實力,是動盪著中原文明的終極大軍。

  四十八天來,她不倦怠的槌擊重鼓,她的小腳吃痛,不斷有女兵幫她重新換布上藥,為了防止亂矢,她穿上二十八公斤重的步人甲,這是中國歷代最重的盔甲,也是世界史上少見的弓弩手重甲。她一聲聲擊著鼓,鼓聲不可因疲勞而作亂,箭雨射來,夫君會挺到她的身前撥開來矢。她感到夫君的愛,這是再紅的妓女也萬萬不能得的。

  偌大的艨衝被戰波搖晃,她的雙蓮難以支撐,但卻不能停止擊鼓,不能放這十萬大軍逃走,這是捍衛文明的唯一機會。她的金蓮已經沒有知覺了,她的纖手已經沒有知覺了。在盛世之時,妓女鉤心鬥角、爭奇鬥豔,她們學藝、她們奉承,她們最纖細也最堅忍。百藝妓女是大宋文明之華,又有誰知道文明是由一個妓女保護的呢?

  眼前的夫君韓世忠身著重甲挺立在艦艏,紅玉也不能放棄。她是個營妓,千人騎、萬人狎,看盡戰士的蜉蝣人生,能忍人所不能忍。

  世忠不敢回望紅玉,這會讓他想到兩人初識的那天,他這個時候不能感傷,一時的疲軟會危害到全艦的性命,會危害到八千將兵的性命,會危害到千萬大宋子民的生活,。他知道紅玉的痛,他忍痛不能讓紅玉換手,因為士兵們都在聽紅玉的鼓,這鼓聲不能示弱,士兵們都將紅玉視為偶像,這鼓聲必須出自紅玉。這鼓聲響了四十八天,每個人都知道紅玉的苦,所以更是奮勇。

  鼓聲再起,金兀朮揚起最後一波大浪般的攻勢。紅玉擂起大鼓,出身江南的她心中察覺不妙:沒有風。擅於操帆的宋軍即將喪失機動性。金軍靠蠻力推動的輪船和槳船則沒有差異,這正是金兀朮挑這個時間攻擊的原因,如果他不能停下戰鼓發出的宋軍心跳,總能伸手掩住宋軍呼息的風吧。

  沒有風,也是用火的一種時機,這樣船艦就不會順流延燒、搞得江面敵我不分、火燒連環船。就這樣,金軍艦艇放出了一陣火鳥,火箭如狂雨般撲上宋軍的船帆。衝過包圍宋軍艦隊的火,金軍也不可能全身而退,但這是最後手段,金兀朮早有覺悟。

  船艦偏舵,紅玉一個顛倒,頭上的帆已被火化開。她撐著小腳想起身再擊鼓,吃痛的怎麼也站不起來,卻是一雙巨腕連著盔甲將她一把抱起。

  那是她的夫君韓五郎,是她的歸宿。

  「辛苦了,紅玉,我們回家吧。」韓五郎對妻子說道。

 

■亂世紅顏最是美                             

  黃天蕩之戰,金兀朮被困四十八天後終於靠火攻脫困,十二萬人馬僅半數北返,但扼腕的是,放金國大軍北歸,宋朝已經失去了最接近勝利的一次機會,但至少告訴了金人,他們不能想要兜風就來轉一圈,是偏安的小朝廷爭取議和的重要籌碼,對於宋朝的投降派來說,只要再殺死超級英雄岳飛就夠了。

  黃天蕩之戰以後,發生了一件怪事,。這明明是場以少困多、以弱鬥強的偉大戰役,領兵的韓世忠卻因戰敗被彈劾了,彈劾他的人更奇,是他得到封國稱號的妓女妻妾梁紅玉。這其中卻是有深意的,屢戰屢勝的岳飛被奸臣殺害,韓世忠詰問奸臣原因,奸臣只說「莫須有」,意思是不需要理由的意思。

  皇帝是想要談和的,而且他想談的很多。他的母親韋太后是徽宗不重視的妃子,被擄後,在上京洗衣院充當金國權貴妓女,同時期,欽宗的皇后不堪受辱而自殺,韋太后後來再嫁,同時期,嫁給同個金國貴族的還有柔福公主(註四),柔福逃了回來後出了家。議和後,韋太后被送回,殺了知道她太多豔事的柔福公主。而主動談和最重要的目的,是拜託金人不能放回正統的欽宗皇帝。

  皇帝很滿足於自己在臨安的迷你朝廷。絕不能觸怒金人,免得他這個繞落跑皇帝被撲滅,免得欽宗被放回來。對於賣宋集團、議和派大臣來說,維持大宋文化格調是首要任務,而抗戰派將領一心強化軍備,根本上就危害了文化格調,比金人還危險。這個曾佔世界GDP百分之六十以上的超級經濟大國已走向下個階段。

  梁紅玉對夫君的彈劾救了他一命,因為弱國是不需要英雄的,所以奸臣把矛頭指向了岳飛,宋朝的這個奸臣太有名了,(還訂定了印刷術底本的宋體字,可以說對文明有相當的貢獻)本文就不再多提了,但是正史中卻只有梁氏的姓,依我來看,這個沒有名字的妓女比權臣還偉大。

  韓世宗在朝廷軍功第一,但放棄去想官場上的是非,晚年過得愜意自得。人們常常看到他拿著酒葫蘆、騎驢遊山玩水,身旁還有個纏足的中年美妻。

 

 

補記:

  關於梁紅玉有無纏足一事,歷史上有真空。事實上關於梁氏的記載,連出身地都有兩套說法,也有人說她最後戰死,頭顱還被金軍割走,但一般咸信她陪韓世忠避開詭譎的議和政治氣氛直到終老。專門考據裹足史的錢泳說:「婦女裹足之說,不載於經史。」又說,「家家裹足,似足不小,不足以為人。」也就是裹足很普遍,不會有人特別拿出來說誰誰誰裹足,就好像現在代人不會特別提吳敦義有戴眼鏡一樣。梁紅玉出身經濟較好的官家,又是妓女,裹足可能性很高。

  宋朝開始裹足時尚,但考古上認為此時的裹足情況沒有明清病態又破壞肢體,也不是一種變相的倫理。妓女以才藝百花齊放,不畏天子和黑社會,不似明清胡同,既欺壓歧視又腐淫至極。而宋朝女英雄也很多,例如楊門女將佘太君。

  亞里斯多德在評論創作時,認為史詩比歷史更真實。因為歷史僅是一種以現有證據做出的折衷定論。但史詩卻有可能說出沒有史據的人性真相。

  人們都說梁紅玉是巾幗英雄,巾幗是指貴婦的頭巾,但是否可引申為巾裹,意味著裹腳布呢?畸形的女性標誌與英雄的偉岸的反差合體,是本文的一種推測,但纏足、妓女、女英雄,或是或非,卻都是文明奢糜、風情萬種的大宋文化的真實體現。

 

註一:蔡京對應職武官此評,史有所載。

註二:據說是金兵毒箭射傷韓世忠手指。本文在時間上作了攏統的使用。

註三:日治時代,台北帝大的台灣纏足婦女的研究指出。

註四:福柔公主,史稱福柔帝姬,這是徽宗所改的公主殿號。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