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動鳴

奇幻作家對談(一) 


「奇幻小說最重要的是……擁有現實世界無法辦到的元素吧!給予人不可思議的世界,形成一個美夢。」
──水泉 

 《風動鳴》作者──
    
「輕奇幻」小教母水泉的世界 



陳約瑟VS水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水泉

少女,現年19,就讀於輔大哲學,高中一年級時出版風動鳴系列,該系列一舉超越眾多國內外奇科幻作品,入選誠品書店「最愛小說一百」,為「輕奇幻」代表性作品。

目前作品有:

《風動鳴》本篇(一~五部)、外篇(兩部)、前篇(三部)

 

▓「輕奇幻」小說是什麼? 

  筆者早年參與推行奇幻,同時期社群關係人有魔戒翻譯者朱學恆和謬思總編徐慶雯等人(現活耀於書籍經紀的灰鷹當時可是響鐺鐺的小教父)。國外奇幻作品行之有年,而本土創作尚在發展,有一類創作風格與日美作品幾乎沒有太多血緣關係,筆者在與游素蘭老師的座談會中姑且稱之為「輕奇幻」。 


  這類型小說借用了國外奇幻的觀念,充斥著妖精天使、王子佳人,但並沒有堅硬的世界觀鋪陳,吹拂著飄邈的幻想顏色,筆韻較浪漫(算是言情小說的新發展)。筆路十分輕盈。 


  這個風格顯著的例子,早年有納蘭真的《第七封印》、游素蘭老師的創作以及今天要介紹的《風動鳴》作者水泉。 
  


  春天出版社算是國內「輕奇幻」大宗,《風動鳴》系列因為入選誠品書店「最愛小說一百」。算是本土青少年幻想創作中頗具代言性的作品。 


  日前於誠品信義旗艦店的大型新書發表會中,筆者終於遇見了傳說中的水泉,過去的出書形象是聰慧少女,而現場整理出的印象,倒是外型有幾分老實、但暗中頗有創作定見的女生,訪談間則傳達出了創作者隱隱的幽默。 
  

  高中三年間水泉已創作出版九十萬字(還常徒手寫稿),非常典型的自小就偷偷寫些故事。訪談隔天正在期末考,自承有「考前寫稿症」,還跟筆者說道:「嗯啊,這兩天不知怎麼寫了27000字...」

 

 

 

▓也看田中芳樹?

 

 

 

【約瑟】:

 

所以喜歡的作品是?還有創作初期的養分來源?

 

 

 

【水泉】:

 

游素蘭小姐的漫畫吧!

 

後來大概像是韓國的奇幻,田中芳樹的小說等。

 

 

 

【約瑟】:

 

那跟你的創作有任何關聯嗎?

 

 

 

【水泉】:

 

關聯可能不大,只是會勾引我很想寫個好看的故事的念頭。

 

 

 

【約瑟】:

 

田中芳樹幾乎是許多六年級青少年創作者的養分來源。你的讀者似乎美少女多,而田中的作品多是偏少年的,所以妳也看田中芳樹?

 

 

 

【水泉】:

 

銀河英雄傳說,創龍傳,以及一些單本短篇。

 

 

 

田中芳樹

日本星雲獎得主,作品《銀河英雄傳說》早年由尖端出版。是本土創作早期可取經的少數作品之ㄧ。

 

 

 

▓創作的過程非常的獨立

 

 

 

【約瑟】:

 

你也看韓國奇幻?龍族?還是符文之子?

 

 

 

【水泉】:

 

嗯,都有,至於影響......說不上來耶@@大概就是一種很欽佩的情緒吧,因為我寫不出那樣嚴謹的故事來。

 

 

 

【約瑟】:

 

所以,你的寫作是非常獨立的,只是有時會關心一些別的作品。

 

 

 

韓國奇幻作品

發展約和台灣本土奇幻同期,但大量被遊戲改編,成為韓國產業發動機。模式植得國人借鏡。

 

 

 

風動鳴系列的期許和目標是?

 

 

 

【水泉】:

 

風動鳴的精神...(略)...貫串全書的主旨應該是「錯誤」。

 

 

 

【約瑟】:

 

所謂的錯誤是指?

 

 

 

【水泉】:

 

作者開始寫這套書(認真)。

 

不是啦,裡面有很多人在做錯誤的決定....可能一個決定的後果造成很多遺憾,也連帶影響很多人的命運,然後造成他自身的後悔。

 

我相信命運決定論,也覺得很多事情是無法挽回的,很多事情是環境使然,然後人為的錯誤可能要追溯到很久以前,不是單純誰做了什麼事情就這樣的。

 

 

 

《悲劇的誕生》

尼采的著作,和本文無關。但是創作者似乎都喜歡製造悲劇愚弄讀者。

 

 

 

▓最感謝的人──游素蘭

 

 

 

【水泉】:

 

對我來說,她是我十分感激的人,受到她的作品啟蒙創作的情緒,又承蒙她的幫助與鼓勵,我對她的感謝就和對春天出版社一樣。

 

嗯,那個時候稍微摸懂了一點網路,所以上去她的留言版留言(略)後來投稿成功後,我拜託她寫序與畫封面,她也好心地答應了(淚)。

 

游素蘭

游老師是個很好的人,第一次遇到時還很害羞的說在大陸賣得還可以,還可以是多少?「七十萬本.」

 

 

 

筆下人物是否有自我成長和發展的狀況(autonomy)?

 

 

 

【水泉】:

 

沒什麼始終如一的人。

 

他們總是自己演自己的,脫軌又不回來。

 

 

 

【約瑟】:

 

這樣故事進度怎麼掌握呢?

 

 

 

【水泉】:

 

就只好隨之改變了,反正只要最後能拉回預設的結局我大概還是不會介吧。

 

例子嘛.....例如有的人提早出現,或者有的人忽然掛掉之類的,有的時候是寫稿的時候突然變成這樣。

 

(略)然後本來沒有要死的人,卻死了.....是我在吃泡菜鍋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腦中出現那個人的死法,覺得很滿意,他就這麼...死法跟泡菜鍋沒什麼關係,泡菜鍋其實是無辜的,不過我還是叫他可憐的泡菜鍋之男。是本來應該不會死的人物.....

 

 

 

▓對舊作有印象而還沒看過現在出版的「前傳」的人,有沒有什麼想說的?

 

 

 

【水泉】:

 

嗯,因為前傳我覺得我有點進步,

 

所以還是希望大家能去看看,即使對本篇感到失望。

 

 

 

【約瑟】:

 

我覺得新作看得出前進,也比較嚴謹。

 

 

 

有無可能有多寫愛情?

 

 

 

【水泉】:

 

愛情觀.....(嗯?女主角?不,女配角?女人在哪裡?),只有親情跟友情orz…(詞窮)

 

 

 

【約瑟】:

 

目前還沒有這個企圖囉,雖然寫愛情會賣更好的樣子? 

 

 

 

【水泉】:

 

寫BL嗎.....(對女角色沒有愛) 

 

 

 

【約瑟】:

 

這畢竟是少年雜誌上刊載的對話阿。

 

 

 

【水泉】:

 

所以BL這個題材好像不太妙(汗顏)。 

 

 

 

▓未來的寫作計畫? 

 

 

 

【水泉】:

 

希望後年可以結束風動鳴所有部份,然後開始著手出版《銀色域》。 是從構想了很久,重寫了七次,還是不滿意的舊作。

 

大概就是那種有很多種族的設定,這次的特殊職業是神使.....(好像我很喜歡寫「神」似的!?) 

 

 

 

【約瑟】:

 

可以用幾句話描述嗎?

 

 

 

【水泉】:

 

我真是的有本事把東西說得很無聊的大綱廢人(嘆氣)

 

銀色域,顧名思義,銀色的區域,因為照亮這個世界的輪皇星光芒是銀色而得名。

 

 

 

▓可以對自己寫作生活給句話嗎?

 

 

 

【水泉】: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