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魔]女爵445 口袋書用A.jpg  
#數十年來寥寥幾張手稿後,除了為了福島核災所畫之義賣圖外,近年來唯一一張手稿。但最近又要開始畫了。


血腥城堡的最後一宴────

  1610年12月30日,東歐匈牙利深山中的查伊迪城堡正在上菜,這座城堡孤懸在喀爾巴阡山脈的一座丘陵高處,喀爾巴阡山脈橫堩多個小國國境,陰霾的氣候下白天也不見天日,自古盛傳吸血鬼出沒,是座外地人難以想像,深邃廣大的山域迷宮。查伊迪城堡正是被山區的迷霧和叢林包圍的詭譎之地。

  城堡女主人是出身名門的女伯爵伊麗莎白.白托麗,她正在期待一場饗宴,上的珍稀菜餚,不是凡間食物,而是成批成批赤裸的少婦與少女。

  在城堡的地窖內,被關了好幾個月的姑娘,完全不知道日夜,只眼見一起被鎖在地窖中的女伴來來去去,在連綿不絕的尖叫聲中被慘殺,衣不蔽體的她癱在地上腐爛的稻草堆上,她幾乎忘記了進入這座魔城之前的農村生活,原先只是應募來城堡幫傭,城堡厚重的大門闔上之後,卻發現自己變成了供凌虐的牲祭,這裡不是人間,絕對是地府。

  如果只是死掉到好,但那種殘虐的殺害過程很漫長,她看見活生生的女孩們被一而再而三的被支解被穿刺,恐懼彌漫她整個心智,幾個月下來她已經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卻還死不了,城堡的牆壁那麼厚重,不會有人來救他,她務農的父親、她的農村青年戀人都被伯爵夫人統治,不要來、來了也沒有用,這裡是吸血鬼君臨的封地,沒有騎士更沒有上帝。

  她看見城堡那些惡僕往返來去,下一個就是她了吧,她和其他少女擠在一塊,像是待奉上餐桌的小動物,等會就有屠夫來挑選佳餚,她是鮮血盛宴的一部分。

  「奉獻不朽的處女之身給女伯爵,女伯爵要妳的處女血,女伯爵會沐浴在妳的生命中,吸收妳那匯成一缸的鮮血菁華來永保青春。」女爵的邪術師多羅蒂亞喃喃的念咒道。

  前方橫陳著一座澡盆,上頭則懸吊著一座金屬女偶型刑具,那是澡盆的供水源頭。女爵喜歡在地下室沐浴。等等自己的血就會灌滿那個澡盆。

  女爵的僕役,惡漢多卡(Dorka;Thorko;)渾身橫肉靠上來,女人們擠作一團,在尖叫聲中一個一個被拖了出去,恐懼的姑娘被扯住了頭髮,她拼死掙扎,手腳抵著地板也沒用,她就要被殘虐的破壞掉了。

  「城堡正被圍攻!」在恐慌間她聽見有僕隸在慌亂中喊叫道。

  (救兵來了!)這是她第一次察覺自己有生機,求生的本能燃起,拼命的掙扎起來,多卡理也不理的揪住她,將她丟進個鐵箱子裡,她這才注意到自己是被丟進那個女偶型的刑盒裡了。那鐵偶自己動了起來,兩隻手腕懷抱住她,把她擠壓進中空的身軀深處,這個殺害無數女孩的人形棺,現在也要榨乾她了!

  滿是釘刺的鐵偶胸門闔上,無數的尖刺把姑娘釘進黑暗中,先是密布尖刺抵住姑娘白皙的肌膚,然後一根根穿破她柔軟的脂肪,探入她的臟器、胸口、腹股腔、子宮,姑娘成了鐵偶鮮血淋漓的內臟。

  然後這隻叫做鐵處女的刑具,被懸吊升高,鐵盒子的下端簍空,姑娘雙腳懸空,穿透處女的肉體組織的無窮尖刺,串過肥肝鮮腸,支撐著姑娘的體重,在不斷的哀鳴中,姑娘被越吊越高,由人形的鐵處女下方露出的白淨雙腳──血紅的不可思議,鮮純的鮮血泌泌的由被刺穿的全身湧出,順著顫抖的雙腳、山泉般的滴降到鐵偶刑具下方的澡盆。

  姑娘狂亂地尖鳴著,透過鐵偶簍空的雙眼瞥見,等著「洗澡水」放好的女爵伊麗莎白才施施而來,灩瀲的容顏宛若發光體,浸身進懸空少女下方的血泊中,接受還活著的少女的血雨淋灑。

  姑娘什麼都不知道,她是一塊被消化一半的肉,此外什麼都不是。

  不知過了多久,姑娘的生命持續滴落,彌留之際,我看見救兵攻破城牆殺了進來,覆甲的戰士創破地下室的重門,揮霍我的生命的魔女正在我的血水中唱著歌,戰士們一個個站住,目瞪口呆望著懸空的我,宛若看得到我赤裸的靈魂升天的模樣………

___________________

[女魔]女爵445 口袋書用BM.jpg  

青春永駐的吸血女魔
 

           浴血女爵: 

  伊麗莎白.白托麗

       ─────肢解六百處女,動搖封建歐洲的殺最大惡女[J1] 

屠殺:80650名女孩

芳號:鮮血女爵(Blood Countess)

文化:東歐貴族

病徵:妖魔化/權力者/追求青春/後母妄想/遺傳缺陷/處女獵殺/吞噬/嗜血/巫術/刑具酷刑/虐待屠殺/主宰場所[J2] 

結案:終生監禁,成為吸血鬼傳說的根本原型,永生不朽。

 

「魔鬼進入她的身體,她黑色的大眼將魔鬼隱藏在陰暗的深處,面容因中了魔鬼之毒而變得蒼白,嘴角像一條游移的小蛇般扭曲,飽滿的前額…下巴…有一條無力的曲線,意味著神致錯亂,犯下特殊的罪孽。」───《血腥的伯爵夫人》潘羅斯

 

___________________

■病態名族嫁來的小新娘

「白托麗女爵同時也是魔幻小說中的女吸血鬼卡蜜拉(Carmilla)、德古拉伯爵、以及一切權貴吸血鬼的前身」───法國吸血鬼讀物

 

  四百三十五年前,匈牙利王國舉行一場令人矚目的婚禮。男方是二十六歲的納達奇伯爵,身批黑戰服出入戰場的他,人稱「匈牙利的黑色英雄」。

  他所迎娶的少女新娘來頭更大,新娘的家族至十三世紀發跡以來,始終執匈牙利王國權力要津,與歐洲第一名門哈布斯堡家族有脈絡關係,母系與波蘭史蒂芬王有血緣關係。

  為了迎娶小名媛,納達奇伯爵闊措的將查伊迪的城館、莊園和十七個封村都做為結婚禮物奉給新娘。歸屬給新娘的封地延長了她的封號,但新娘最大的名號仍是她的強豪家姓「白托麗」。

  在四千五百名達官貴客的注視下,年芳十五的新娘,貴族少女伊麗莎白.白托麗登場了。

  她拖曳著長長的披肩,披掛著錦繡,面容冷白、眉宇高雅、髮際線以當時歐洲最流行的美容方法用石灰退的很高,一頭珠飾襯托出她渾圓清透的眼瞳。

  可是在教堂的蠟燭照撫下,十五歲的小新娘拉出長長的背影,伊麗莎白除了流淌東歐的外凡西尼亞──古老的吸血鬼之鄉──地區最尊貴的血液外,因為近親婚配的扭曲血緣,白托麗家族似乎有股醉心陰暗面的傾向,伊麗莎白的兄長「嗜性成癮,伯父崇拜魔鬼、伯母熱衷於同性的性行為。」[J3] 

  勇猛的青年伯爵娶回家的傲嬌美少女伊麗莎白,隨著年日卻沒有顯老,她披肩後滲出無邊的血海,將全部婚贈封地淹沒,日後被稱為「鮮血女爵」、「查伊迪鮮血夫人("Bloody Lady of Čachtice[VAC4] )」、「女德古拉Countess Dracula」,堪稱是史上殺最大的女人魔之一。

 

■初學巫術彩妝
「僕人多卡讓我見到了一個開闊的世界…」──女爵的手簡。

 

  伊麗莎白蒼茫的臉埋沒在城堡門廊的陰影下,她那英武偉岸的伯爵丈夫,結婚不出三年便揮馬征途,和連年侵犯歐洲的狂暴土耳其人纏鬥不休,年輕的伯爵夫人沒法懷孕,獨自徘迴殿廊間,也和婆婆、小姑纏鬥不休,在寫給丈夫的信件中可以看見她和僕役多卡學習邪術的記事:「僕人多卡讓我見到了一個開闊的世界,將黑色的仳馬用白色的杖殺死,將血用來施咒,能夠殺害戰場上的對手。」

  少婦伊麗莎白熱衷於魔術,引起了不倫的臆測,招徠了婆婆的警戒。此時各種謠言紛至,例如伯爵夫人在婚前早就生過野種。

  一天婆婆烏蘇拉跟前的女僕忽然被人擒住,被拖到城堡地下室,等待女僕的竟是伊麗莎白,她以烤的赤紅的鐵鉗幫女僕「敷臉」拷問,伊麗莎白沒有察覺這種行為的逾矩,她在幼時見過被視為小偷、騙子的流浪民被處以古老的遊牧民族酷刑,被放任腐敗死亡,貴人想做的、別人是管不著的。

  她的煩躁變本加厲,農村來幫忙的姑娘偷了梨子,她便把女孩扒個精光,渾身塗滿蜜汁綑上樹幹,一夜過後,赤裸的女孩卻一身黑,那黑不是塗料,而是密密麻麻的螞蟻、甲蟲。伊麗莎白.訕.訕.笑了。

  與婆婆烏蘇拉的風暴,直到伊麗莎白生下第三個孩子告終。在二十五年間,她應該生了三男三女,但除了兩女一男外通通早夭,自己懷下的骨肉早夭,悲劇和寂寞劇烈的撕扯她的靈魂,漸漸讓封凍在靈魂深處的空無本質退冰露出。

  

■宮廷趴的名媛

「她的興趣是鑑賞自己,讓自己艷光四射,女僕們花許多時間梳理她綿長的雲髮…」──法蘭西女浪漫詩人佩羅茲

 

  深山之城查伊迪是座哥德式的要塞,因為土耳其的烏雲蔽日,民智被山脈阻隔,仍然瀰漫著中世紀的陰慘窒息感。

  伊麗莎白血液中的神經疾病輕輕電極著她,但好日子來了,她舉辦了一場大型的宮廷舞宴,當時的宮宴通常準備過周,因為賓客舟車勞頓,通常也會停留數天,展開馬拉松式的盛宴、狩獵和舞會。在伊麗莎白的手腕之下,封建權貴們川流而來,伴隨著大量的僕役、社交名流、商人與浪漫詩人讓荒山之城查伊迪蓬蓽生輝。

  異國王侯們見識到了女爵伊麗莎白的丰采,讚嘆文明邊陲竟然有如此泱泱閨秀,連日爾曼共主,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馬克西米利安二世都為伊麗莎白驚豔。

  除了長相如珠寶華飾外,據編年史家的紀錄,伊麗莎白更是冰雪聰穎,少女時在眾多名媛、宮廷教師調教下,她熱愛占星學、煉金學、博物學,拉丁文、希臘文、通用的德文她都能朗朗上口。被壓抑的終於得到釋放,她是多麼愛著此時的自己啊。

  法國女詩人佩羅茲寫下了伊麗莎白的風華:「女爵每天把寶石、華服列在鏡前,宮女們則幫忙她梳妝,有術士顧著大鍋熬煮各種保養藥材,用來保養她紅潤的肌膚,她的興趣是鑑賞自己,讓自己艷光四射,女僕們花許多時間梳理她綿長的雲髮…」

  這場盛宴讓伊麗莎白一掃陰霾,讓光華聚焦在她臉上,但是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查伊迪又成了一座孤城,伊麗莎白那張蒼白的臉陷入更深的陰影中。

  她看著自己雙頰凹陷,想像著她的美貌將如流沙般不復,心中對於生命產生了強烈的恐怖感,我不甘心!這種恐怖感轉化成忌妒,投射到僕人中還在青春期的女孩身上,那些下賤的貧民為何能有青春的肉體和笑容。

  她與生俱來的扭曲被誘發出來,叫女孩一絲不掛的在男僕面前工作來羞辱她們,不時用滾燙的鐵棒侵害女孩,把油紙塞在女孩的腳趾間點火(這個說法筆者還未找到第一手根據),她會把女僕由頭澆水後,赤裸的趕到冰天雪地的戶外,第二天再去看「冰棒」製作的情況,體驗青春封凍之美。

  在後世畫家楚克(Csok)的創作中,我們可以看見伊麗莎白綑綁赤裸的少女,讓繩子陷進肉裡,用針刺她們,要她們在雪地裡打滾。在桐生操的[J5] 中還有一個鑿冰湖之水淋在女孩身上做冰雕的詭譎故事:「真可惜,沒辦法把這座雕像帶回家做裝飾。」

  但這還是無法稍解她的焦躁和歲月的不復,在一個不斷被描述的場面中,伊麗莎白發現了青春永駐的秘密,在這裡分享給熟女們(但恕不提供試用包)。

 

■伯爵夫人的美麗日誌DAY ONE

伯爵夫人在喝受害者的血時非常快樂...──編年史提及

  一個村莊少女剛到城堡來幫傭,照慣例給派來幫伊麗莎白打理頭髮,她望著鏡中的自己,一絲絲的細紋都讓她覺得自己正在龜裂,那慘白的肌膚要是裂開了,她精神的黑洞就會曝露出來,她由鏡中打量著怯生生的村莊女僕,卻是血色紅潤,自己已經生過三男一女了,而這女孩還是處女吧…

  她耐著女僕笨手笨腳,直到頭髮被硬生生扯了一下,她幼年時便已斷裂的神經被電擊(據說她四歲就已有家族性癲癇的徵狀),一個轉身劈頭刮了女孩耳光,女孩的臉被戒指劃出了一道血痕,鮮血也沾在伊麗莎白的皮膚上,賦予了冷白的肌膚一股血色。好豐潤阿,女爵心中讚嘆到,她瞬間跨過了一道關口。要惡僕多卡將女孩的衣服扯破撕開,扔進澡盆裡,然後用繩索把女孩固定住,她的美容顧問術士多羅蒂亞指導,用繩索封住血路下,奶媽伊羅娜喬(Ilona Joo)開始一吋吋的剮那個笨女孩。

  伊麗莎白看著女孩活蹦亂跳的哀嚎,即使已經變成肉花了還在求饒呢,她為青少女的生命力深深感動,直到女孩不動了,生命都流進那一缸血水裡了,伊麗莎白用腳掂掂那暖憨憨的熱血,螁去盛裝,裸身沐浴,一心要讓自己的身體同化於一缸青春中。

  那其實只是腥羶的血海而已。

  所有的編年史都記載著這件事:「伯爵夫人在喝受害者的血非常快樂,甚至把血裝滿浴盆,用來沐浴,保持自己的青春。」

 

■每天都要做SPA

「白天鮮血都流到街上來了…」──近代吸血鬼百科

 

  1600年(一說1604年),伯爵以四十多歲的英年作戰負傷死亡,獨守空閨的女爵雙眼泛光,床緣滲出血河。

  沒多久小姑和婆婆烏蘇拉都死了(有毒殺的傳聞)。

  女爵身邊的邪惡寵佞也已大備:奶媽、館家約翰尼斯.窩瓦利(Ujvary)、邪術師多羅蒂亞、森林巫婆達爾維拉和忠心的多卡。

  事情開始怪光陸離起來,婚禮中贈給伊麗莎白的城堡陰森聳立著。

  伊麗莎白大規模的招募村莊少女來幫傭,翔實的手抄少女的姓名,因為城堡提供的條件優渥,少女們以為找到了溫飽,沒想到天堂口其實是煉獄門,村人們再也沒看過這些姐姐妹妹。

  城堡的管家開始向東普魯士訂購各種刑具,包含惡名在外的「鐵處女」。一段時日後,保養品供貨不足,多卡開始出差,同樣是結婚禮物的城周十七座村莊成了鬼怪的狩獵場。少婦開始失蹤。根據封建禮俗,伊麗莎白還安排中下貴族的女兒們來城堡學習,這些女孩們也不見了。

  在1602~1604年間引來一些小貴族的控訴,消息甚至傳到了歐洲權力核心哈布斯堡家族耳中,時任匈牙利王的魯道夫二世身兼多國王公,醉心於神祕學,1602年才正式讓渡的查伊迪城堡給伯爵夫婦,雖派了使者調查,卻一無所獲。

  伯爵餽贈的別莊更是駭人聽聞,夜裡常有女孩尖叫一整晚,白天鮮血都流到街上來了。據說裡頭常備著十數名消耗品處女,作為青春處方。

  神父常常被招去主持葬禮,次數頻繁到不可置信。人們開始傳聞女爵是個吸血鬼,整個地區卻受到人魔的統治,人們無法隨意搬遷,1600年開始的漫漫十年像是永遠。

  直到匈牙利改朝換代,現實主義的馬提亞斯王登基。

  一天一名赤裸的女孩在街上漫遊,馬上受到了神父的保護,詢問之下竟是城中逃出的人肉俘虜,神父披星戴月、日夜兼程去王廷控訴。1610年聖誕節期的最後幾天,伊麗莎白的族兄圖爾索在村民的引導下,帶領大軍壓境。

 

■黑心沙龍遭破獲

「伯爵夫人記下了六百五十個女孩的名字…」──城堡僕人自白

  

  城堡被壓制時,人畜的虐殺仍繼續進行。一些被折磨幾個月的少女被救,她們渾身被針穿、鑿刺地奄奄一息,在血沫中等待死亡。有些女孩在驚恐中被完璧豢養著,等待著良辰吉日讓女爵好好享用,跟著發現了女童的屍體,還有懸吊在天花板上的血淋淋的畜牲,細看之下才發現那是個死女孩。

  戰士們舉著火燭深入地窖,被血繡蝕的鐵處女堆置在密室中,處刑床上起出了無數幫少女放血用的鑿子、釘針、血跡斑斑的鉗子,還有已經冷卻的,曾經深深插入女孩們咽喉的滾燙鐵棒。

  琳瑯滿目的血鏽刑具太讓人怵目心驚。人們眼前浮現著少女被鐵鉗扳開雙嘴,直到嘴爆腦髓斷裂的一幕。火光下發現幾方白巾,用劍挑起滾開,裡頭掉出了兩具手腳被斬斷的少女屍塊,肉體上渾身是孔,血和靈魂都流乾了。

  這些女孩們,在幾周到幾個月內,手臉陰部被用火烙,被緩慢無助的肢解虐待而死,女爵除了會放血來喝來沐浴外,還會直接吸允女虜的創口湧出的鮮血,那真是有病,甚至是撕咬啃下傷口的嫩肉起來。

  地廊上堆積如山的棺木外,許多少女屍身給埋在浴場底下,用來拘禁她們的魂魄讓女爵永保青春,城下挖出了三、五十具女屍,到底死了多少女孩,一百或兩百?城堡的僕人也說不清楚,審判定讞八十人,但是伊麗莎白的名錄上寫著六百五十名年輕女性的名字。

 

■陰魂不散

史托克以查伊迪城堡為本,創作了吸血鬼德古拉──當代吸血鬼讀物

  

  伊麗莎白五名幫兇們,奶媽和邪教美容專家多羅蒂亞被斬去手指後火刑,其他幾人則公開斬殺(巫婆達爾維拉已死),在圖爾索的建議下,身為貴族的女爵僅以身免、終身監禁,但是她實在太令人髮指和畏懼,在圖爾索看過一組稱為「鳥籠」的虐殺刑具後,當即勒令石匠砌磚將她活生生堵死在一組房間內。

  三年半後,有人傳聞在戶外看過伊麗莎白,人們打開磚牆後,不要說青春永駐了,女爵已經乾縮死亡。

  女爵伊麗莎白被居民拒絕下葬後,只好另行遷葬,經過繪聲繪影,成為和吸血鬼老祖德古拉、聖女貞德的副將「藍鬍子」戴.萊斯並稱的貴族吸血鬼之首,但實際上因為受到詛咒,荒廢至今的查伊迪城堡才是小說《吸血鬼德古拉》作者史托克參考的原型。其資料被封存在現今斯洛伐克的國家圖書館中,在鐵幕時代被嚴密封存。

  據說鎮壓女爵城堡的圖爾索看見的那個「鳥籠」,是個全是倒鉤的鐵條監檻,高高的懸吊在起來,若是讓它搖搖晃晃,裡頭宛如籠中鳥的少女便會給剉剐得皮開肉綻,在血流如柱中如鳥尖鳴,伊麗莎白便會沐浴在鮮血的花灑中,進入一種神馳的狂喜中。

  她住的地方星月無光,大路上小逕裡,人跡絕塵,她在巨觀巍峨的主塔裡望著紅色月亮,她唱歌,沐著血光。

 

 

補記:

筆者以為,伊麗莎白.白托麗對青春少女的妒恨也讓人聯想到《白雪公主》的皇后,是「對繼女的年輕投以錯亂妒意的後母」的一種轉化。[J6] 內文資料取有所本,惟開頭鐵處女的懸吊榨血用法,靈感取材自七、八零年代以女爵為角的鬼怪漫畫。但城陷當日殺戮仍在進行係實況。英法資料如果是非網路的,大致內容獨立,日文參照上,《Truth in Fantasy:吸血鬼》和島田莊司的小說《異位》內容雷同,不知誰引用誰。台灣網路不少相關小文,多半引用國外網文,內容間也有互相拓摹的雷同現象,這也是網文的一大特色。

 

 


    文章標籤

    吸血鬼 吸血女爵 連續殺人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