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宇宙軍
(文1999   原載於明日書城)
王立宇宙軍


  漫天晴光,大地留白,無窮無極的萬籟雪荒中,一微小暗點慢慢放大拉進,那暗點是個正踏雪奔走的少年。他長奔上封凍的海岸線,嘴裡吐嘆出溫霧,窮極遠目意欲長望。


  冰洋上,飄搖著一艘隆重的鄰國航艦。航艦甲板上,點點引導光炬輻射生輝,下一秒,一架戰機自排比列仗的冷光間衝射而出。少年看著直噴九霄的戰機,眼中散出憧憬的光芒,征空的熱切心願蒸蒸而上。


  這幢景象陡然變幕,畫面打出大剌剌的《王立宇宙軍》(片商譯作皇家宇宙軍)五字。跟著這段平實標題,招搖、意味不明的主題音樂拉開工作人員名單,幾幅簡筆的抽象圖繪襯著這洋灑名單流過,故事在滿滿的分明光影中正式展開。

 
  《皇家宇宙軍》這部九○年代的動畫電影,相信在台灣的電影主流觀賞族群中,多半是陌生的。令人陌生,卻絕不代表這是部生澀的「卡通」。導演山賀博之、配樂阪本龍一的國際組合,與在國內風靡一時的宮崎駿、久石讓組合相比,毫不遜色。  


  本片歸屬在國外科幻、奇幻(Fantasy)小說電影常用的「架空歷史」類。所謂的「架空歷史」,即將歷史的可能性重新檢討,演繹出與現實歷史不同的可能﹔或乾脆虛設一假設世界,重架一廣大的世界架構,以虛喻實,將現實世界的悲歡離合搬到虛構世界中演出。


  架空歷史的主要類型,如上文所述,一種為將真實歷史大膽假設,另生蹊徑。如「二次大戰若納粹德國未敗,則國際局勢將如何演變?」。另一種則將故事大膽搬設在一異彼的虛構世界,世界雖為虛構,卻自有一套運行道理,以事事求真實可能性為要,該虛構世界的歷史、政治、文化,乃至於飲食起居等尾末纖節皆經過考究,雖全為幻想產物,卻言之成理、毫不荒誕。


  《皇家宇宙軍》一片正屬於後者,片中世界的歷史可能性,政治沿革、科技發展、民生百態與我們的現實世界若有相似,卻又迥然不同。算是在歷史的樹狀圖中,與我們的世界走向了不同的道路。


  近代吾人文明的發展,蓋以西歐文化為基礎,服裝樣式、城市風格大抵脫不出洋味。而該世界的文化風格,則較像脫胎自中亞文化,都會建築中曲形的圖騰、士兵制服上的大掛及短領都略有游牧味道。又甚或有些東方先民時代的影子,莫不處處可見中國先民的彩陶圖繪、鄰邦共和國的男子打著與日本繩文時代的男子有近似意味的結辮。


  該世界在文明發展的進程上,約莫等於我們世界的二次大戰後。已有發射人造衛星的可能性,噴射機與螺旋槳戰機並存,黑白電視廣泛的植基於民生中。但文化風格卻極保守,王權仍然極盛,民族國家對於領土仍有野心,男女關係傳統,庶民生活亦極落後。這相信是因該世界沒陰錯陽差的發生一二次世界大戰,致使舊有文化的藩籬仍不可破、舊思維無法滌清成新思想。而科技技術層面上,亦能支持這種推理,打個比方說,主角身處的王國,主力戰機是後推式螺旋槳飛機,而鄰國則是噴射機。後推式螺旋槳飛機在我們的世界,本有可能汰換牽引式螺旋獎飛機(螺旋槳置前),被廣泛使用,卻因為二次大戰發生,促使噴射機時代提早降臨(德軍的戰敗促使噴射機技術向東西方擴散),而落於無用武之地,在未登上舞臺前,便黯然消失。歷史的可能性,是很值得玩味的。


  片中展露的世界觀,無一處不飽含復古風情。排比層疊的後工業時代巨廈,黑煙隆隆如飛雲的蒸汽火車,朝地面傾瀉火箭彈(炸彈到飛彈之間的過度性武器)的噴射戰機,完整地構工出一塊幻想的地土,聆聽那質地飄忽的配樂時,觀眾大可盡信其真。


  如此這般的幻想浮世繪,正是山賀博之試圖演活一個如你我般生井小民的舞台,再由這小人物身上,帶出我們對真實世界的省思。


  開闊的故事往往起之於平淡,開場時,貌不驚人的西洛(HERO)正在溢滿陽光的百葉窗前打盹,這「晝寢」的昏懶青年,正是當年那心嚮高飛的有志少年。他因成績平平,無法加入嚮往多時的空軍,只能投身形同虛設的皇家宇宙軍。該單位是為了太空計劃而專設的單位,卻因為太空計劃本身不切實際,技術上的風險無法突破,而使之成為人人眼中的閒差。西洛在這種渙散風氣的「陶冶」下,鎮日睡眼惺忪,往日那對閃爍的瞳仁,光芒不復。


  直到有一天,他在風月場所遇見一名散發福音單張的平實姑娘,姑娘單純的對西洛和皇家宇宙軍抱持敬意,竟喚醒了西洛微弱的自覺,發憤投入人造衛星計畫。在西洛與姑娘淡淡交往與馬不停蹄的火箭研發日程中,福音單張中提及人類盜火的篇章的真實涵義──文明進展與人類原罪兩者交纏不可分的吊詭辯正,漸進被帶出。事件與街景交錯,理想被各樣現實擠壓。直到太空計劃背後的政治權謀被揭露,文明的理想之炬形將掩滅。戰火迫近,分秒必爭,西洛與宇宙軍夥伴們這群阿姆斯壯決意孤注一擲,在地球上空昭燃文明的煙花,讓人造衛星火箭一飛沖天。


  戰火方酣,霞雲漫漫,然後是一段長長的靜謐,伴隨著西洛的「阿姆斯壯宣言」式的默禱,人類共通的發明/文明進程的每一幕:猿人的第一把火、火藥、蒸汽機、電燈(螢幕上竟還搭配著異世界的愛迪生)在火光暈染下交貼而過,反覆省思工業污染、戰爭、資本壓榨、人心萎靡後,才能重新領悟發明/文明乃是為謀求全人類幸福的真諦。在片末的此刻,我們同聲祈願,為每顆地球的人們。


  皇家宇宙軍在視覺效果上以鮮明的光影和百般繁複的場景見長,技術考究細膩、處處可見創意,與盧貝松的《第五元素》、雷利史考特(神鬼戰士導演)的《銀翼殺手》相比亦不遑多讓,卻另有一股卡通動畫特有的溫馨風情,人物個性豐富、深刻主題下處處可見幽默喜點,配之以阪本龍一寬廣多元的配樂,絕對有觀賞的價值。


  在國內問津本片不易,幾年前是由博英社代理,經銷是木棉花國際,詢問時以日片原名《王立宇宙軍》較容易探之。希望能邀您同賞。


    全站熱搜

    陳約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